-

“章先生,你身為華夏醫療隊的隊長,隊員獨自外出、被人陷害,你從見到我開始就不曾提過一句,難道在你心中廖俊逸的命就比不上醫學交流會嗎?”

一句話說的章春啞口無言。

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,沉默了一會兒。

低著頭,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抱歉,這件事是我失職,我承認,回去之後,我會主動向上級如實彙報,接受一切懲罰,甚至把我踢出醫協會,我也毫無怨言。”

葉凡瞪了他一眼,並未再說話。

他繼續說道:“我作為隊長,冇有保護好每一個隊員,我有責任,葉醫生,這次交流會結束後,你想什麼處罰我都行,你也可以拿我的命去換廖俊逸的命,我也冇意見。”

“另外,神龍組的人也已經來了,他們會解決這件事的……”

目光看向隔壁桌的程湘芸,站起來,恭敬的說道:

“章春見過兩位前輩,廖俊逸的事拜托你們了。”

葉凡說道:“章先生,我知道不該對你發火,但你隻關心交流會的事,不關心天醫館的人,讓我很失望。”

歎了口氣,吃掉最後一個包子,說道:

“不過一碼歸一碼,這件事是你的失職。我會去擊敗井邊一郎的,這人什麼來路?”

章春臉上露出了笑容,說道:

“井邊一郎是一位武者、同時也是東瀛國的頂級中醫、之前您在華夏擊敗的山村一夫就是他的徒弟……”

“我問的是他的背景。”葉凡打斷他的話。

章春說道:“背景……據說以前曾經在咱們華夏留過學,不過年代就遠了,我也記不清,算下來的話,應該是抗戰時期,他就去咱們華夏,自從華夏回來,醫術就突飛猛進,一躍成為東瀛國中醫代表。”

葉凡眉頭一皺,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也就是說他參加了侵略咱們國家?”

章春說道:“據說他冇有殺咱們華夏一個人,他隻是個軍醫,救治傷員的。”

“嗬嗬!”葉凡冷笑。

當年東瀛國對華夏燒殺搶掠、無惡不作、多少人的性命在他們手中失去,多少家庭支離破碎。

軍醫不殺人?他們救治的那些士兵殺人,也是間接的凶手。

“他可有師父或者是兄弟之類的?”

章春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有,他有個師父是武道界的人,好像叫什麼鬆什麼朝……”

“鬆下朝南!”

隔壁桌的陸瑤替他說出來,繼續說道:

“這個鬆下朝南是拔刀術一脈的人,不過略懂藥理、據說在還未進入武道之前,是箇中醫,後來就不再行醫了。”

“對,對,對,就叫鬆下朝南。”章春急忙說道:“這些東瀛國人的名字太拗口了,不好記,他還有個師伯叫鬆下涼子,跟鬆下朝南是兄妹,目前他主要是跟在鬆下涼子身邊,不過這個鬆下涼子倒冇她這麼出名。”

葉凡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今天給我安排上,我下午很忙。”

“明白,我馬上安排。”章春很開心的說道:

“車就在外麵,我送你。”

葉凡跟著他們上車。

王晴終於忍不住,之前一直插不上話,道:

“葉凡,廖醫生怎麼樣了?救出來了嗎?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事情有點麻煩,等會兒,你們馬上買機票飛回國內,不要在這邊過多逗留,我把人救出來就回去。”

王晴沉默了、眼眶濕潤,淚花在打滾,幾乎要留下來了,道:

“都怪我,是我冇看好他,要是我跟他一起出去就好了,都怪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