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番話,擱在誰的身上,誰不跳腳。

但他們此刻卻覺得很爽!

東瀛國諸人聽了,咬牙切齒、甚至有人要動手,被攔下來了。

井邊一郎被氣得要跳腳,臉都鐵青了,指著葉凡、有點喘不上氣來,怒道:

“八嘎……混賬……冇想到你年紀輕輕居然說話這麼狠毒……”

山村一夫臉色大變,關於師父的情況,他最清楚,葉凡的猜測冇錯,師父為了學醫、為了修行武道犧牲巨大,特彆是**上的犧牲。

年輕時,師父也是個美男子、被鬆下涼子看上,但身為美男子的他並未看上徐老半孃的鬆下涼子,一心隻想跟隨鬆下朝南學習醫術、修行武道。

可鬆下朝南卻看不上他,後來,鬆下涼子找他談,隻要願意提供**上的代價,她會勸哥哥收他為徒。

最終,井邊一郎同意了,從此床成了他的噩夢、夜夜被不停的索取,本以為步入武道,身強體壯就不怕。

他低估了女人對**的渴求。

三十如虎四十如狼,五十坐地能吸土,其中恐怖隻有身處其中的人才知道。

即使是武者也扛不住,鬆下涼子也是武者,需求量也越來越大。

也就最近這些年,山村一夫能幫他分擔一些。

聽到葉凡這些話,生怕葉凡把他的情況也說出來,不管這些人信不信,他都不願意被說出來。

憤怒的揮起拳頭,就要打葉凡。

卻被一隻手抓住,這是一位武者,目光看向章春,說道:

“章先生,難道你們華夏的醫生隻會逞口舌之能嗎?這裡是醫學交流會,促進兩國友誼的活動,你們華夏人出口傷人,有傷和氣吧。”

若是其他醫生,章春肯定讓道歉,可他愧對葉凡,不敢讓葉凡道歉,說道:

“年輕人嘛,說出衝動一些,你彆介意,咱們馬上開始鬥醫,銀針之下見真章。”

這位東瀛國武者有些不服氣,說道:

“年輕就是藉口嗎?他需要為他的不禮貌行為道歉。”

章春冇想到對方會抓住這點不放,看了一眼葉凡,並未看到葉凡有一點服軟的意思,隻能陪著笑臉說道:

“我道歉,我想井邊一郎醫生道歉。”

“你不行,需要他親自道歉!”

章春無奈,看向葉凡,小聲說道:

“葉醫生,咱們這是兩國促進友誼的交流會,您剛剛那番話確實不妥……”

說到一半,說不下去了,他注意到葉凡瞪過來的眼神,馬上閉嘴。

葉凡冷笑,上前一步,看向井邊一郎,說道:

“井邊醫生,聽說當年東瀛國入侵我華夏時,你有參加?”

井邊一郎麵色嚴肅,說道:

“華夏醫生,你說這些有什麼意思?關於這段曆史,我們東瀛國和你們華夏國的外交早就處理完了,而且我們東瀛國前往你們華夏,那比較侵略,那是為了發展大東亞繁華的偉大計劃,我們用心良苦,卻被你們說成侵略。”

“哈哈哈!”葉凡笑了,笑得很肆意,眼眸冰冷,盯著他,說道:

“發展大東亞繁華?狗屁,你們在我們華夏國土上燒殺搶掠、犯下一條條滔天罪行,這是不可磨滅的,你身為當年的參與者,你就是罪人,是我們華夏的罪人。”

“要我向你道歉?你給過我們華夏為保衛祖國而犧牲的英雄道歉了嗎?侵略彆人國家,卻找個冠冕堂皇的藉口搪塞,你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?”

葉凡的聲音越來越大,用的是東瀛國的語言,目光不僅僅看著井邊一郎,更是掃視在場的所有東瀛國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