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再看向葉凡,隻見他一臉冷漠,並不打算出手。

老一輩人,全民參軍,大家心中都有家國仇恨。

被葉凡一提醒,內心中火苗就被點燃了。

葉凡冷漠的看著,眼睜睜的看著井邊一郎死去。

這著實給東瀛國的醫護人員一個沉重的打擊,這可是他們國家的頂級國醫,就這樣死了?

“你……華夏人,你是害人凶手,我要殺了你……”

幾年年輕醫生就要衝過來。

章春第一個攔住,卻捱了一拳,被打倒在地。

葉凡麵不改色,盯著那幾個衝過來的年輕人。

不過看到章春被打倒,他們也停下腳步。

“住手!”

東瀛國中醫山村一夫上前嗬斥,目光盯著葉凡,說道:

“我要跟你比,以身為媒!”

葉凡冷笑,用東瀛國的語言說道:“你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,有什麼資格跟我比?”

山村一夫憤怒的說道:“你害死我師父,我……”

“停!”葉凡擺了擺手,打斷他,說道:

“這是中醫相鬥,他技不如人,死了,怪不得我,你也不能追究我的責任,你們東瀛國人不是最守規則的嗎?怎麼?你要打破常規?”

山村一夫怒瞪著他,說道:

“我要再跟你比一場,生死勿論。”

葉凡不想理會他,看向章春,說道:

“現在最棘手的,我已經幫你們解決了,接下來的應該不用到我了吧?”

章春說道:“葉醫生,你先回去吧,我擔心等會兒會有麻煩,趕緊走。”

葉凡帶著高雅溪和王晴離開。

井邊一郎死了,這邊肯定會找藉口發難,葉凡不想管,大使館肯定會介入。

離開現場!

葉凡催促兩人趕緊買票回國。

同時送到機場。

告彆兩人,餘光掃視四周,隱藏的地方依舊有人在跟蹤他。

坐上車,給洪慶打了個電話。

“洪慶,準備的怎麼樣了?”

“隨時可以出戰!”

“神念道場,你先過去,我從機場去。”葉凡依靠在座椅上,說道:

“我們的人應該快到了,既然來了,就大鬨一場。”

神龍組的方式行不通,就用自己的方式來解決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神念道場。

這裡是世俗武士的聚集地,同時高層有武者坐鎮,裡麵傳來喝喝的修煉聲。

東瀛國很多男子崇尚武學,夢想著加入武者行列。

神念道場作為江戶三大道場之一,背後有山口組,實力雄厚,也成為最優選擇之一,道場弟子眾多。

此刻!

兩名華夏人——洪慶和禿鷲同時到場。

站在門口,馬上就被人攔下。

兩人都是軍人,精通東瀛國語言。

“這裡是道場,你們是什麼人?快離開!”守門的一位武士帶著威脅和驅趕的語氣說道。

禿鷲說道:“我們是來踢館的,把你們的負責人喊出來。”

“踢館?”

兩位守門武士聽著他們不是很標準的語言,上下打量,道:

“你們是華夏人?”

“你猜對了,我們就是華夏人,前來踢館!”

馬上就有人去彙報。

很快,裡麵走出來三個人,三名武者。

臉上充滿了高傲,特彆是帶頭的那個女子,穿著武士服、手持一把武士刀、打量兩人,說道:

“你們來踢館?”

“是的!”

女子嘴角露出冷笑,說道:

“我叫川島靜子,是這個道場的負責人,我歡迎你們來踢館,請進!”

頓時,道場內的所有人將目光投來,都帶著鄙夷。

很顯然看不起這兩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