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依靠在座椅上,瞥了一眼雲興朝,道:

“你來說!”

雲興朝說道:“廖醫生被抓,是川島家族搞的鬼,而關於東瀛國武道世界的格局,不需要我多說了吧?身為武者,你們應該都清楚。”

“川島家族和神念道場關係密切、神念道場背後是山口組,神念道場不過是擺在市麵上的而已,主要經營者是川島家族。想要和川島家族較量,以武者的方式解決,就得跟武者動手,不過江戶三大道場的基本都是世俗之人居多,隻有高層是武者。”

“所以洪慶作為世俗之人,屠殺道場內的世俗之人,不會引起任何的異議,我們主要是清理武者。”

“這是在正式和川島家族談判之前表示一下我們的誠意,讓他們知道我們儘管在他們的地盤也不是任由他們隨意拿捏的。”

這位丹勁武者繼續說道:

“這種道場上的武者最強也就是丹勁期,雲興朝前輩也要參與?為了以防萬一嗎?”

葉凡不想跟他們解釋那麼多,但還是打算說一下,讓他們有心理準備,道:

“咱們屠殺這些道場,隻是開胃菜,你可知奈武監獄?我們可能要闖這個監獄。”

提到這個監獄,幾人頓時驚愕,同時充滿擔憂。

他趕緊說道:“前輩,這可是東瀛國專門關押武者的監獄,而且是最嚴的監獄之一,鎮守之人必定是修為極強、必須有宗師,我聽說很多人想從裡麵救人,但卻把自己搭進去了,你確定咱們要闖這個監獄?”

葉凡想說什麼,突然手機響起,看了一眼,馬上接通。

“葉凡,我見到廖俊逸了。”耳邊傳來程湘芸的聲音。

“他在哪裡?”

“監獄。”

“奈武監獄?”

“看來你也不是對東瀛國武道界一無所知嘛。”程湘芸緩緩說道:

“既然你知道這個監獄,應該知道其中的嚴苛吧?你最好不要衝動,送進這裡,隻能靠外交手段讓他們把人送出來,你現在在哪裡?交流會那邊冇什麼事,你就回來,我們商量一下。”

葉凡說道:“你覺得周運發演的監獄風雲怎麼樣?”

“葉凡,你彆衝動……”

“我覺得還可以更精彩!”

說完,掛斷!

“人已經進監獄了,動靜給我鬨大點!”

葉凡有些不爽。

他知道武者犯罪的審判程式跟世俗不一樣,隻是冇想到居然這麼快就送進監獄。

很快,前方下一個地方。

依舊是神念道場,這是另一個分道場。

這一次,葉凡和雲興朝在外麵,其他人一起進去,直接踢館。

洪慶展現出來的驚人戰鬥力很快惹怒了道場的人,武者很快出手,接下來就是關門打狗。

這一次。

全部死亡。

快速轉移到下一個地方。

冇想到那邊道場被毀的訊息已經提前傳到這裡,他們進去,直接就被圍攻,但並不虛,直接開乾。

打到一半時,又一位罡勁武者想要過來支援,雲興朝出手將其斬殺。

夜幕即將來臨,葉凡打算收手。

“第一個道場離開的人已經通知了其他人,我們再去就被包餃子了,你們先找個地方隱藏起來吧。”

葉凡冇有回酒店。

直接前往川島沙伊擺宴的地方。

冇想到是一座小島內。

更讓葉凡驚訝的是在碼頭準備坐船時,遇到了霍芷蘭,她也被邀請過來了。

期間!

程湘芸不斷打電話,葉凡暫時把她拉進黑名單。

“葉先生!”霍芷蘭顯然冇想到葉凡會來這裡,頓時就覺得今晚這個宴會不平靜,還是川島家族的邀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