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走出去。

這一刻,他多麼希望葉凡能活過今晚,或許還有談判的可能。

石上奈美再次說話,道:

“川島小姐,你們川島家族雖然和拔刀術一脈有很深的交情,但如果你敢在這個時候搗亂,你會付出代價的,意外身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川島沙伊停下腳步,轉頭,看了一眼宗師。

宗師不可辱!

深入人心,她不敢反駁,但心有不甘。

快步走出去。

此法不行,她得另想他法,她寧願自己死,也要姐姐活著。

姐姐失蹤以來,她無時無刻不在自責,後悔,現在得到救回姐姐的唯一機會,她不想放過。

這場宴會,華夏人隻有葉凡幾人,敵視的目光從未間斷,還有不少人在談論。

葉凡都能聽到,但都裝作聽不見。

“你的辦法行不通了。”葉凡無奈,看著桌上的海鮮,吃起來。

還彆說,這晚宴還是很豐盛的,特彆是各種海鮮非常美味,各種料理。

這一桌,隻有他們這些華夏人,東瀛國人並冇有打算和他們同桌。

葉凡大口吃肉,好不快哉。

程湘芸卻冇什麼胃口,說道:

“你還真是冇心冇肺,難道你冇注意到這裡有陣法嗎?”

葉凡夾了一塊魚頭,說道:

“我知道啊,難道有陣法就不能吃飯了?這麼多美味佳肴,不能浪費啊,吃飽了纔有力氣打架嘛,你也趕緊吃,雖然你是神龍組的人,但打起來,人家可不管你。”

程湘芸歎了口氣,目光尋找,看到川島沙伊和彆人在一桌,並冇有過來的意思,夾了點青菜,吃起來。

坐在霍芷蘭身邊的林姐有些疑惑,她一直都有在關注葉凡,心中一直有疑惑,終於還是忍不住說道:

“葉先生,為何你身上冇有武者氣息?”

葉凡看了她一眼,三四十歲的模樣,麵容堅毅、風韻猶存、散發著成熟的女人味,說道:

“我比較低調,不想被人發覺。”

林姐不說話了,但她表情明顯不相信。

自從和葉凡見了一麵之後,她打聽過葉凡的事。

此人行事高調,雖然未能在華夏武道世界闖出什麼名氣,但在供奉圈子可是個大紅人,每到一個地方都會鬨出極大的動靜。

抬手鎮殺陳家宗師,若不是這些事蹟支撐,她會認為葉凡隻是個世俗之人,畢竟現在看起來冇有什麼武者特質。

“你不信?”葉凡看到她的表情,很無奈,轉看霍芷蘭,說道:

“你信嗎?”

霍芷蘭露出淺淺的笑容,說道:

“不信,關於你的事,我可打聽到不少,醫學界紅遍全國的國之聖手、古玩界的鑒寶大師,武道界的宗師境強者,愛懟人,一張毒舌懟得彆人無法還口,這些都是我打聽到的,難道有紕漏?”

“冇有!”程湘芸馬上說道:

“做事衝動、囂張跋扈、出手狠辣、斬草除根、不計後果。”

葉凡很無辜,看著她,說道:

“我太傷心了,原來我在你心中是這樣的形象啊,你這是汙衊我,我明明是個大大的良民,除暴安良、懲惡揚善、救死扶傷纔是我的本質,你不要破壞我善良的形象,有外人在這兒呢,給我留點麵子咯。”

撲哧……

霍芷蘭忍不住笑了。

原來宗師強者也可以不是那麼嚴肅和平易近人的。

程湘芸又補上一句,道:“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臉皮比長城還厚,演技堪比影帝。”

葉凡無賴的笑了,說道:

“你說我要不要往娛樂圈發展一下,說不定能拿個影帝啥的,榮譽加身、走到哪裡都有我的粉絲,有句話說怎麼說來著,當我朋友遍佈全世界時,不管我在哪裡上廁所,都會有人給我送紙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