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女孩摘下口罩,開始脫衣服。

王晴頓時一慌,急忙拉住她,道:“你乾嘛?”

葉凡擺了擺手,意示她讓開。

王晴往邊上挪步,女孩繼續脫衣服。

隻留下內衣。

王晴驚愕的張開嘴巴,雙眼大瞪的看著女孩身上出現不少淤青、還有灼傷部位,原本細膩白嫩的皮膚,現在變得不堪入目。

女孩兩淚縱橫,不停哭泣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是個有本事的醫生,你知道我的情況有多嚴重嗎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毒素已經滲透進入你的骨髓、血液中,你危在旦夕,對嗎?”

女孩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我去過其他醫院、中醫館,他們都說我的情況已經冇辦法救了,我活不過半年了,我怕,我上有老下有小,我還要養家餬口。”

撲通!

她又跪下。

聲淚俱下,淚水滴滴落下,道:

“葉醫生,隻要你能救我,我以後就是給你當牛做馬,我都願意,求求你救救我。”

葉凡伸手將她扶起來,說道:

“救你不難,你來給我說說,到底怎麼回事?”

女孩慢慢傳回衣服,嘴裡說道:

“我們是西林製藥的員工,被迫必須使用公司的護膚品,說連我們都不用,客人如何信任,而且我是工程內研發的核心成員,天天接觸那些化學藥品,有時候也要接待一些重要客戶,要以身試藥。”

“有些研發產品還不是很成熟,我就要使用在自己身上。”

葉凡眉頭一皺,有些不解,說道:

“你是個活生生的人,有手有腳,你又是研發人員,最清楚這些東西的危害,你可以選擇離職,或者轉崗啊,何必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險呢。”

女孩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你以為我不想嗎?當初簽合同的時候,我根本不知道這些情況,直接簽了終身合約,一旦違約,我要賠償一個億的違約金,我賠不起啊,我的家人也被劉家掌控,我也不敢違約,我……嗚嗚嗚……我冇辦法呀。”

葉凡有些震驚了。

冇想到居然有這樣的內幕。

確實出乎意料。

“簡直太可惡了,冇想到看著風高亮節的劉家居然背後這麼黑暗。”王晴實在看不下去了,忍不住罵起來,同時很同情這個女孩,說道:

“那你們怎麼辦?就隻能等死嗎?”

女孩很無奈,說道:“這個研究團隊一共有十二個人,若是有人失蹤了,就會從其他科研團隊調進來填補。”

“說是失蹤,其實我們都知道,那人已經不在人世,隻是劉家有能量,做的人不知鬼不覺罷了。”

“我……嗚嗚嗚,下一個估計就是我了,我上有老下有小,我不想死啊!”

說著說著又大聲哭泣起來了。

王晴儘情安慰。

葉凡眉頭緊鎖,思索一會兒,說道:

“你的毒素我確實能清除,但會比較困難,而且劉家做這種事,必須要根斷,否則還會有人源源不斷為此死去。”

“我可以免費幫你治療,但我需要你作為我的內應,蒐集證據,以這個為突破點,搬倒劉家,你可願意?”

撲通!

女孩又跪下了。

滿滿的哀求,說道:

“我……劉家是金陵三大家族之一,我隻是個小平民,而且我的家人還被劉家掌控著呢,我……求求你放過我吧。我可以給你錢,我在這裡工作,劉家很大方的,我一個月工資有五十萬,我可以給你錢。”

葉凡抿著嘴,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這不是錢的事,我是路見不平一聲吼,劉家如此歹毒,視人命如草芥,我心中的正義不允許我假裝看不見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