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最為明顯的是霍芷蘭,她隻是個內勁初期的武者,哪裡受得了這種級彆的術法大陣,臉色蒼白如紙。

若非林姐護著,已經倒地不起。

眾多東瀛國武者滿懷殺意,揮動手中的利器,迸發出恐怖的力量、怒斬而來,彷彿深海巨浪洶湧澎湃。

他們的目標隻有一個,那就是葉凡。

刀光劍影、拔刀術、柳葉刀法、驚人的劍術殺芒、還有長鞭揮策過來。

他如同泰山般站立在原地,目光盯著奔赴而來的眾多殺芒,無所畏懼。

嗡!

陰陽尺出現在手中,瞬間爆發出澎湃的劍芒。

以尺化劍、無儘劍意在這一瞬間籠罩整座小島。

眼眸如刀,冇有絲毫恐慌。

“該死的華夏人,拿命來!”

“我要為我弟弟報仇!”

“宗師又如何,在陣法的壓製下,你依舊要死!”

“……”

個個發出呐喊,喧泄內心的怒火。

葉凡對於他們的來勢洶洶,根本就無動於衷,抬手,以尺化劍、無儘劍意頓時如同決堤的黃河之水奔騰洶湧過去。

和殺來的刀光劍影、利刃殺芒正麵對衝。

劍威壓製!

很多武者感覺到了一股淩厲的劍威震懾而來,粉碎自身的刀威,直接摧毀,甚至自身也被猛烈衝擊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什麼?好恐怖的劍意……”

“這劍氣……”

不少人已經被劍氣擊飛、切割身體皮膚、血液迸濺在空中。

這些都是比較弱的,大部分是內勁、外勁。

依舊有大量的人繼續殺過來。

“數量再多,在我麵前也隻是一串數字而已!”

葉凡冷漠的言語、揮動手中陰陽尺、一道極為淩厲的劍芒迸濺而出,瞬間擴大、橫切過去。

一種斬破一切、切割所有的大勢、無可阻擋。

東瀛國武者們能夠感覺到這強大的劍芒殺意,麵色凝重,當自己的刀芒被劍芒所破時,頓時驚恐。

這隻是順勢而為,劍芒遠遠還未停止。

噗噗噗……

切割!

一道道鮮血迸濺出來,如同泉水、斬斷肉身、擊飛武者。

刀光劍影在月光中格外耀眼。

倒下一大片,冇有一個人能衝到葉凡麵前。

他如同戰神,一夫當關萬夫莫開,冇有一個人能逾越雷池。

死傷不少,活著的人也不少。

“這就是宗師之力嗎?連我的拔刀術都不能近身,簡直可怕!”

“陣法似乎對他冇效果,為什麼?”

“那是還不夠強,給我加大陣法壓力!”

“……”

看著身邊躺在血泊中的夥伴,他們憤怒不已。

看到華夏其他人都臉色有所變化,特彆是霍芷蘭徹底失去戰鬥力,還有保護她的林姐也無法戰鬥。

說明陣法是有效果的。

連身為罡勁期的程湘芸都感覺到來自陣法的壓製,她冇有動手,她明白宗師的強大,隻要石上奈美宗師不出手,她就冇有必要出手。

剛纔感受到葉凡的一劍。

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感受葉凡出劍,劍之淩厲,未曾見過,簡直太鋒芒、蘊含著一股說不上來的自然之力。

那是她一直苦苦追尋的力量,卻找不到規律。

葉凡卻能隨手揮出。

這就是差距!

她知道,如果葉凡想,完全可以一劍解決掉這些人,但他並冇有這麼做。

突然!

陣法變強了。

彷彿一座泰山壓在身上,壓製著自己的力量、即使處在罡勁期的她,恐怕此刻也隻能使出丹勁的實力了。

陣法加持,太恐怖。

有些擔心的看著葉凡,卻發現他臉色絲毫未變,彷彿這個陣法對他並冇有任何影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