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女術法者大驚,覺得不可思議,道:

“自古以來,能夠同時兼修術法和武道之人少之又少,他居然……”

法武雙修對於她來說,一直都是傳聞,冇想到今日竟然見到了活生生的例子,目光看向其他術法者。

很明顯,其他術法者也受到了剛剛八道劍芒的攻擊,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,但還能撐住。

“此人必須死,否則將是我們東瀛國的噩夢!”

一位控陣人發話,言語中帶著堅定的決心。

另一位控陣人也說道:

“聚焦陣法之力,對標葉凡,不能讓他成長起來,否則我們將不得安生。”

“燃我精魂、天皇呐,助我殺了此人!”

“燃我精魂、築造陣法、釋放神威!”

隨著他們的話語,陣法之力變得更強,那些若隱若現的銘文更加清晰起來,燃燒靈魂之力,灌入陣法中。

使陣法達到前所未有的強大、發出陣陣轟鳴、似乎在興奮、釋放出來的威壓更加強大。

“太郎君,本光君……你們……”

退出控陣的術法者驚呼。

他很清楚燃燒精魂帶來的後果,輕則重傷不起、重則命喪黃泉。

這是要付出血的代價也要殺了這位華夏人呐。

葉凡站在廢區中,感受到陣法比之前強了數倍,終於讓他感覺到了一絲壓力,越來越多的陣法之力聚攏過來。

還有看不見的精神力如同觸手般伸過來,試圖攻擊他的精神識海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聲慘叫傳來。

林姐終於支撐不住,發出一聲慘叫、七竅流血、整個人昏厥過去。

儘管大量的陣法之力朝著葉凡聚攏,但需要一個過程,而控陣人燃燒精魂後釋放出來的壓迫之力不是她能承受的。

她倒下、霍芷蘭幾乎在一瞬間就要崩潰。

程湘芸急忙取劍。橫在頭頂,迸發出強大的劍意,抵擋壓迫之力,否則霍芷蘭必死無疑。

“葉凡,你在猶豫什麼,我撐不了多久!”

她知道葉凡可以破解陣法。

葉凡緩緩說道:“我隻是想看看東瀛國的術法者什麼水平而已。”

嘭!

猛然一跺腳!

腳下出現一個巨大的陰陽圖,瞬間鋪滿整個陣法之內的範圍。

正在承受陣法壓製的程湘芸頓時感覺到輕鬆不少。

又看到葉凡的陰陽圖。

“華夏葉凡,你這是術法還是武道?”石上奈美依舊坐在椅子上,她麵前的桌子並未破碎,甚至桌上的菜都冇有灰塵。

她在觀察葉凡,越發對葉凡充滿好奇。

劍法奇怪、輕鬆引動天地之力、顯然是個老牌宗師,居然未曾聽聞,應該是華夏隱藏起來的宗師。

而且他剛剛的八道劍芒似乎蘊含著一定的術法之力。

這一刻!

這陰陽圖蔓延腳下,更能清晰的感受到術法之力,澎湃的精神力在洶湧。

“啊……我的腦袋……好漲……”

“好難受……”

兩個控陣人發出慘叫、雙手捂著腦袋在地上打滾、已經顧不上陣法。

石上奈美臉色微變,看過去,說道:

“精神力侵蝕、你居然能這麼精準的找到控陣人,看來你不是一個簡單的術法者。”

話音剛落,又有一人發出慘叫。

“觸手……恐怖的觸手……啊……”

又一位術法者失去對陣法的控製。

現在的陣法雖然依舊有壓迫之力,但已經不能任由掌控、而是選擇全麵壓製,不能聚焦在葉凡身上。

葉凡很淡然,說道:

“術法、武道,為什麼要選呢,成年人不是全都可以要的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