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大地之劍,來!”

轟隆隆……

腳下的大地劇震、比九道劍芒製造出來的震盪還要大,整座島嶼都在顫抖,彷彿風雨飄搖的孤舟。

一把巨劍從地下裂縫出來。

迸發出的劍意極為霸道、有種開天辟地的大勢、密集、霸道、縱橫無敵的大勢,不斷升騰。

那些看似霸道的刀氣遇到巨劍的劍氣、顯得小巫見大巫,以卵擊石的感覺,紛紛被擊散。

霍芷蘭驚呼道:

“他……他埋了一把劍在地下?”

程湘芸麵色凝重、但放心了不少,葉凡的後手還是很多的。

這招,她也是第一次見到。

“你看清楚,那不是真劍,具體如何做到,我也不太清楚,估計得宗師才能理解吧!”

說的冇錯。

引動天地之力、以靈氣催動、化真氣形成的利劍。

當石上奈美看到這把巨劍、感受到其中劍意時,心如死灰。

但她不甘心,她就要以卵擊石,她就要試試看。

橫豎都是死,她要試一下!

“燃我精魂、築吾戰刀!”

一聲大喝。

終於還是要燃燒精魂,而且是徹底燃燒。

這一招之後,她不死也會是一個廢人,連世俗普通人都打不過,可能將會永遠是個癱瘓在床上的廢人。

一把巨劍,破土而出,無儘劍芒肆意狂虐,不斷升騰,劍氣縱橫無敵且霸道,牽動著天地的自然之力。

擋住了所有的刀芒、劍芒昇華、極儘璀璨、切割空氣,自腳下而來。

九道刀芒來勢洶洶,鋪天蓋地的刀芒帶著似乎要摧毀天地的恐怖力量,迸發出來的刀芒將地麵切割得粉碎。

此刻!

石上奈美燃燒精魂、灌入戰刀、刀芒更盛、更加恐怖、似乎真的能劈開這片天地,大量海水倒灌進來。

澎湃的海水被濺起、隨著刀芒襲殺而來,來勢凶猛。

比之前更強!

她拚上所有、斬出最強一刀。

將拔刀術昇華到極致,臉色已然蒼白、麵部扭曲,身體快速乾癟、一頭飄蕩的黑髮快速變白。

但她的殺意不減。

“就算以卵擊石,我也要一試!”

終於,九道劍芒已經非常接近葉凡,爆發出來的刀芒不斷碾壓、推進、縱橫強推、卻感覺到了無儘劍威浩蕩,使得它寸步難行。

葉凡依舊是一臉淡然,嘴角掛著痞笑。

拿起大地之劍、餘光關注著周身刀芒。

猛然一跺腳!

嘭一聲響。

持劍殺上去。

劍芒照耀整片島嶼、不斷崩碎、摧毀她的刀芒、到處都是星火爆裂。

劍很快,如同一道閃電。

殺上寰宇夜空。

劍光壓住了月光、穿過石上奈美的身軀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聲慘叫傳來。

大量的血霧在空中瀰漫、甚至看不到一塊成型的肉片。

九道刀芒瞬間瓦解,消失在月光中。

在月光的照耀下,鮮紅的血霧飄落、如同天上落下的血水。

縱橫的劍氣依舊在空中狂暴肆虐。

站在下麵的程湘芸和霍芷蘭驚呆了。

渣都不剩,一個鮮活的人化作一灘血霧瀰漫在月光下。

“這……葉凡好強,難道真的進入陸地神仙境界了?縱橫陸地無敵?”霍芷蘭震驚不已,從未見過這般強者。

之前對葉凡的態度還算客氣,這一刻,他對葉凡不僅僅是客氣,而是恭敬、視若神明般的恭敬。

程湘芸又何嘗不是。

他見過葉凡出招,但目前這一招是最強的。

一次反擊、輕而易舉擊殺宗師境中期武者。

宗師在很多人眼中已經是傳說般的存在,高不可攀的無上境界,在葉凡麵前卻如同螻蟻般隨意屠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