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繼續說道:

“你們還未踏入宗師,冇有接觸到天地之力、不懂世界的奇妙之處,世間萬物都有一定規律的在發展,就是偶爾會有一些意外發生,而我就是那個意外,或者說我們天醫門屬於那個意外。”

“你們能感覺到我身上有武者氣息嗎?”

倆女孩搖頭。

“我修的並非武道、而是仙道,修仙之道,你們修煉武道用的是玄氣,而我用的是靈氣,奈何世間靈氣稀薄、應該是某個環節出了問題,這也是我下山的原因之一。”

兩女孩很是震驚。

修仙之道?

靈氣?

第一次聽說。

他繼續說道:“我師父偶然得到修仙之道的法門、研究了數載,嘗試了無數種方法,最終找到竅門,踏上修仙之路,而我們三個師姐弟變成了試驗品、我是最成功的那一個,按照師父所說,我的修仙天賦最好。”

“這些年,我也一直都在琢磨、研究、推演、入世以來,有了不小的收穫。偶然出來曆練還是有好處的。我感覺到瓶頸已經鬆動了。“

“按照修仙來算的話,我現在算是金丹期,相當於武道境界的地仙境。”

兩人聽得滿臉驚訝,彷彿打開了新大陸。

有點魔幻,資訊量有點大,聽得有點懵。

陸瑤震驚的說道:“地仙……這可是比入道境還要強的境界,宗師、入道、地仙、你……原來你這麼強啊!”

葉凡有點哭笑,說道:

“修仙境界有很多,分彆是煉氣期、築基期、然後是金丹期,而我現在才金丹期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”

程湘芸震驚之餘,眉頭緊皺,說道:

“你師父怎麼得到這些修仙的東西,還分得那麼清楚。”

葉凡思索一會兒,說道:

“按照我師父的說法,這個世界應該是有仙人的存在,他就曾經見過仙,不過那位仙人跟他講解了一個晚上,第二天就離開了,彷彿做了個夢,不過我師父堅信這是真實的,夜以繼日的研究,最終踏上了修仙之路,而我們三個師姐弟也就成了他的試驗品,當然,他經曆了很多試驗之後才傳授給我們。”

“我師姐和師弟有點偏差,我算是他最完整的試驗品,不過我如今也遇到了瓶頸、隻能自行下山來尋找機緣,如果有幸的話,應該可以突破到元嬰期。”

陸瑤說道:“所以你一直以來修煉的都是仙法,跟我們不一樣,那可以傳授給其他人嗎?”

葉凡說道:“當然可以,楚明月、洪慶、禿鷲,他們三人就是我的試驗品、你彆看他們現在很強,但他們連煉氣期都還冇真正踏入,當正式踏入煉氣期,你們倆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“我記得我在煉氣期巔峰時下山辦事,就暴揍過一個罡勁中期的武者,打得他嗷嗷叫,我才知道原來修仙之術遠在武道之上。”

兩人再一次震驚。

修仙之道的入門級彆就能暴打武道的罡勁期,這……這也太離譜了吧。

葉凡看著她們震驚的表情,說道:

“我師父經常進入武道世界和至交好友探討這方麵的東西,我覺得神龍組作為武道世界的一個龐大的組織,應該有相關的記載,我師父就去過神龍組很多次,不過每次都冇讓我跟。”

程湘芸黯然!

或許真的有,隻是她這個層次還冇資格接觸到而已。

這是葉凡第一次向外人袒露修仙之道。

兩人都是神龍組的人,絕對的正派人物,目前也是跟自己站在一邊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