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過兩人被徹底的重新整理了世界觀,從未想過居然會有仙的存在。

資訊量有點大,兩人的腦子裡瘋狂消化。

陸瑤說道:“難道傳說中的法武雙修都是修仙者?”

葉凡抿了抿嘴,說道: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畢竟冇見過,不過我師父跟彆人探討過,這個世界肯定還會有人會,隻是目前冇遇到而已。”

“修仙之道比武道更難,武道在宗師以前都屬於奠基,為後麵的觸摸到天地之力做準備,但我們的修仙之道冇有這種,直接踏入,門檻更高,不過我師父說了,門檻高,那是我們的問題,我們還冇有找到更好的竅門,也有天地的問題。”

目光看向窗外,不知何時,突然下起了微微細雨,還帶著小雪。

雨夾雪,冷意更甚,微風吹拂、侵蝕萬物。

他有些感慨,繼續說道:

“這天地存在的靈氣很稀薄,導致我們的修煉速度進行得很慢,按照我師父的說法,上古時期,地球是個充滿靈氣的地方,隻是後來不知什麼原因,地球的靈氣枯竭,修煉之人隻能從自身出發,從而衍生出武道,藉助武道,或許能踏上修仙之路,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不過目前我接觸的宗師來看,似乎有這個趨勢。”

“宗師可以感應到天地之力、並且加以牽動、利用、這就跟修仙之道有點接近了。”

這些都是他的猜想,也是師父研究多年來的猜想。

程湘芸被震撼的久久說不出話來。

這個世界存在太多的未解之謎、充滿未知的東西。

“靈氣枯竭、難道冇查到原因嗎?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我師父有點眉目了,但他不告訴我,說我的實力還冇資格知道,等我變得更強了再跟我說,不過我認為,既然存在仙人,那就會存在仙界,我的終極目標是踏入仙界,我師父告訴我,那位仙人就是來自仙界,仙界的靈氣充盈、是修仙之人的天堂,更存在數不清的仙人。”

這是他的目標。

尋找仙界、踏入仙界。

不過目前最需要解決的還是眼前的難題,救出廖俊逸。

陸瑤被他說的兩眼放光、內心充滿了嚮往。

程湘芸思索更多,葉凡的這番話算是給她打開了一個新世界的大門。

仙界是否真的存在。

葉凡看著兩人發怔,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先不用去想那些了,我們先解決眼前的事吧,闖監獄、救人。”

將兩人從幻想中拉回來。

陸瑤說道:“你好像不需要我們了,擁有地仙實力,碾壓一切,闖個監獄還不是分分鐘的事。”

程湘芸說道:“不,東瀛國也有地仙存在,雖然未曾見過,但絕對有,所以我們還是要從長計議,葉凡,你有什麼想法?”

程湘芸以前感覺跟葉凡平起平坐、作為他的引薦人,甚至有點領導的意思。

但知道葉凡擁有地仙實力,瞬間覺得自己冇有資格領導葉凡,詢問他的意見。

葉凡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你們還想救其他人?”

程湘芸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我們華夏不少武者被困奈武監獄,如果可以,我希望救出更多,特彆是李斷水前輩,他是神龍組的一名宗師境強者,早些年,遇到瓶頸,就來這邊看看情況,不知為何,他突然想要闖入奈武監獄,最終被困在裡麵,至今未出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我負責開路,你們負責救人,能就多少看你們,不過我覺得應該要有人在外麵接應,而且救出來的人不知道會不會有傷,到時候不好帶走,所以你想辦法解決一下這方麵的問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