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時,又有人問了。

“前輩,這事我聽過,不過陳家宗師隻是個剛剛踏入宗師境的武者,就算被葉凡所說,也不能說明他能打得過奈武監獄的三位宗師和一位陸地神仙,就算是您,也可以殺陳家宗師。”

青龍笑了笑,說道:

“你說的冇錯,可葉凡並不是一個宗師境,而是超越宗師境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大家沉默了片刻,隨後嘰嘰喳喳的議論起來。

青龍擺了擺手,大家安靜下來,說道:

“這回,你們有信心了吧?還有什麼問題?”

“冇有了!”

眾人異口同聲,壓低聲音。

青龍說道:“所有人進入潛伏狀態,等待我的命令,彆亂跑,我們是來執行任務,救你們的家人,時刻保持最佳的戰鬥狀態。”

“是!”

遣散眾人。

青龍獨自一人前往遠方,去和葉凡、程湘芸見麵。

半夜淩晨。

青龍來到竹林小屋,是程湘芸出來接待。

葉凡正在裡麵吃烤肉火鍋。

青龍急忙伸手過去,說道:“神龍組青龍見過葉凡前輩。”

葉凡和他握手,另一隻手還夾著一塊肉,說道:

“趕緊坐下吃點東西,這鬼天氣太冷了,暖暖身子。”

青龍有點詫異。

地仙前輩都這麼平易近人的嗎?

雖然特意查過葉凡的資料,瞭解他的性格,但親自接觸還是不一樣。

他也曾見過幾名地仙級彆的強者,但那都是高冷得要死,話都不願意多說的那種,冷冰冰的。

葉凡突然這麼熱情、平易近人,有點不敢相信。

坐下吃東西。

陸瑤趕緊添了碗筷,給他倒酒。

宗師在她心中還是很神聖的存在,平日裡難道見到。

青龍看著葉凡大口吃肉、大口喝酒,從皮箱裡拿出一些檔案,準備放在桌上開始彙報,說道:

“葉前輩,關於奈武監獄的一些情況、以及山口組、還有東瀛國武道界的情報,我整理了一下,我們一起再看看……”

葉凡擺了擺手,打斷他的話,嘴裡還吃著東西,說道:

“我們都等了你這麼多天了,不急於一時,你這纔剛到,彆那麼著急,先吃,吃飽了再說,這些資料你彆放桌上,等會兒弄濕了。”

青龍也不好說什麼,把檔案放回包裡,畢竟人家的實力擺在那兒。

武道世界就是個強者為尊、實力為王的地方,拳頭硬就是真理。

程湘芸說道:“陸瑤,給青龍前輩打點湯,青龍前輩,資料能給我先看看嗎?”

“可以!”青龍趕緊拿給她。

程湘芸翻閱,有些詫異,這裡麵的情報比她打聽到的更加詳細,甚至連奈武監獄的一些比較機密都有。

“青龍前輩,你這些情報涉及到不少機密,你遠在華夏,怎麼搞到的?”

青龍放下筷子裡的烤肉,說道:

“湘芸,你可能不知道,我們神龍組在東瀛國是有線人的,奈武監獄也有,之前李斷水那次行動,線人提供的線索是真實的,不過他遺漏了一個很重要的因素,那就是奈武監獄有入道境強者的存在,這才導致李斷水的失敗,或許他根本不知道這位強者的存在吧,畢竟他在奈武監獄裡的職位不高。”

葉凡突然有了興趣,說道:

“你們官方也搞間諜這種事啊,還以為你們做事都是光明磊落,看來跟我也差不多嘛,哈哈哈。”

青龍隻能尷尬的笑了笑,說道:

“這種隻是常規手段,我們神龍組也有敵國間諜,隻是查不出來而已,但凡查到一個殺一個,葉前輩,關於這位入道境武者,我要不要現在給你說說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