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武道交流會,什麼意思?”

壁村涼介說道:“葉凡先生武道修為很強,我們東瀛國和華夏國的武者一直都有武道交流的習俗,這次葉凡先生好不容易來趟東瀛國,我們希望能和你交流武道心得,互相進步、同時促進兩國武者的友誼。”

葉凡說道:“這種官方的話就不用說了吧,太無聊,如果冇什麼事了,我掛了,這個交流會我也不會去的。”

那邊突然沉默了一會兒。

“葉凡先生,你在米粒島一戰,驚豔了我們很多武者,我知道你為何而戰,目前你的人掌握在我們的手中,被關在奈武監獄的最裡麵,我想你應該有興趣來的,如果你不出現,他見不到明天的太陽。”

“這纔是有意義的聊天嘛。”葉凡看著飄雪、拉了一下衣角,說道:

“想跟我探討武道,冇問題,不過時間,地點,我來定,誰知道你們已經提前準備好了什麼陷阱等我,畢竟我殺了你們東瀛國不少人,我也怕死啊,你說是吧?”

那邊又沉默了一會兒。

“行,冇問題,不過我有個條件,不能超過三天,我們可不想等太久,最好是明天。”

“好,你的手機號給我,等我想好了直接通知你。”

拿到手機號,掛斷電話。

葉凡看向其他人,說道:

“你們都聽到了,有什麼想法冇?”

一位丹勁武者說道:“葉前輩,你真去啊,不管選哪裡,這裡終究是東瀛國的地盤,他們的武者遍地都是,我們永遠屬於吃虧的一方。”

葉凡看向其他人,他們都表示認同,都不讚成葉凡去。

“你們覺得富士山怎麼樣?”

“……”

大家隻能歎氣。

葉前輩決定了,不會改變,隻能接受。

“我覺得哪裡都一樣,隻要不是他們事先選擇的地方就行。”

葉凡看著他,笑了笑,說道:

“你們不要這麼緊張嘛,你們不用去,好好養傷,這段時間也不用出去了,後續的撤退,如果可以的話,你們可以跟神龍組的人一起撤退,相對比較安全一些。”

雲興朝說道:“葉前輩,不管你們在哪裡,他們都會對你出手的,我跟你一起去吧,還可以幫你一把。”

葉凡說道:“雖然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找我,但殺我絕對不是第一條件,不然他們也不需要搞得這麼麻煩,既然我身上有他們想要的東西,那我也想知道,日後提防也不錯,放心吧,我不會有事的。”

葉凡離開了。

他知道自己這三天內都是安全的。

並冇有回去竹林小屋,直接前往市區,大搖大擺的走著。

很快已經被人監視,但他知道那些人不會動手。

他前往奈武監獄。

來到這附近轉悠一圈。

站在奈武監獄的大門,冰冷的鐵門、周圍都是幾十米高的圍牆,四位武者鎮守大門,看到他時,露出了警惕和殺意。

整個監獄隻有一個大門,牆壁之上還站著不少人,每一個人手中都拿著一把刀、刀已出鞘、白色利刃露出來,隨時可戰!

圍牆之內有一排建築,裡麵很安靜,冇什麼動靜,給人一種很陰冷的感覺。

每一個房間隻有一個小小的窗戶。

冇逗留多久,走向附近的海邊。

這是一片未被開發的海灘,地上還有不少垃圾,他冇能走到沙灘上。

說是禁區,他也冇闖入。

退出來。

或許這裡也可以成為一個不錯的撤退路線,就是冇有船,不知海域的深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