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趕過去,應該會在七點五十分鐘到達。

乘車前往,隻身一人。

來到富士山下。

工作人員似乎早就知道他要來,看來山口組那邊打過招呼了。

直接過來接待他,問他有什麼需求。

葉凡什麼都不要,他要登頂,讓人彆跟著。

富士山作為東瀛國最高的山峰,在冬天裡,早已白雪皚皚、冰雪覆蓋,四周都是白色的冰層。

縱觀而下,周圍方圓五十公裡的景觀儘落眼底。

目光掃視,從這兒看下去,風景美極了。

不愧是東瀛國最負盛名的旅遊景點。

山頂是一個巨大的火山口。

根據史書記載,這是一座活火山。

“風景美如畫,即使是冰冷的冬天,一樣美。”

他第一次來到這裡,被美景吸引。

富士山腳下的大量湖泊已經結成冰,鋪天蓋地的白雪和冰層染成了白色的世界。

視野中很快出現了一輛輛車往這邊馳來,看來山口組的人已經來了。

車裡出來大幾十人。

他們動作十分舜速,登上山頂對於他們來說是件很簡單的事。

一位位武者奔騰上來。

壁村涼介是第一個登頂的,看到葉凡,嘴角揚起,露出淡淡的笑容,似乎很熱情,客氣說道:

“葉凡先生,你很會選地方,這是我們東瀛國的旅遊勝地、風景很好看,你第一次來吧?需要我給你介紹一下嗎?”

很多人緊隨他身後上來。

壁村涼介還算是偽裝出笑容和熱情,但很多人直接暴露出本性,敵視的目光毫不掩飾,甚至蘊含殺機也完全暴露出來。

葉凡看著眼前這些人,說道:

“你就是壁村涼介?我倒是樂意聽你介紹,但我看你身後的人似乎不願意浪費時間呀,不如咱們就直奔主題吧。”

壁村涼介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眾人,再看向葉凡,苦笑說道:

“葉凡先生,你殺了他們不少親人朋友,你們華夏有句古話叫:仇人見麵分外眼紅,怪不得他們。”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“看來你對我們華夏還挺有研究的嘛,就是你這華夏話還需要改進。”

壁村涼介笑了笑,說道:“華夏廣闊無邊、擁有豐富的修道資源、屬於全球最負盛名的武道聖地之一。想要在武道中爬上更高,學會華夏話是必須的,而且我們身為武者,語言的學習對我們來說隻是一門很簡單的課程而已,葉凡先生會說我們東瀛話嗎?”

葉凡說道:“會,你也說了嘛,學起來很簡單,咱們可以開始進入正題了嗎?你們想做什麼?”

壁村涼介走向他,和他肩並肩,看向山腳下,視野超級大,說道:

“葉凡先生年紀輕輕斬殺宗師、這等天賦,我們十分羨慕,縱觀全球武道界,我見過不少修煉奇才,甚至有人十八歲如宗師境的,不過後來因為太過於張揚,死於非命。”

葉凡笑了笑,看向遠方,說道:

“所以你們是來殺我的?我看你們這裡也就是一個宗師,還比不上石上奈美吧?想要殺我,可是要提前佈局,不然會付出生命的代價哦。”

壁村涼介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其實我們是來跟你講和的,我認為我們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,日後並肩作戰,一同走上武道世界的巔峰,享譽全球,那是多麼快樂的一件事呀。”

葉凡冷笑,道:“跟我講和?就他們那一副要吃了我的眼神?你覺得我能信?”

壁村涼介說道:“恩怨可以慢慢化解,但我們要有一個意向嘛,感情後續慢慢增進,畢竟同時親人,他們內心的創傷需要時間去撫平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