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晚輩見過前輩,我們失敗了,這葉凡太狡猾了。”

他邀請寶月麻裡參加奈武監獄行動時,告知會提前跟葉凡接觸,看能不能通過一些其他代價得到法武雙修的秘密。

也算是先禮後兵。

寶月麻裡看著他,很冷漠,說道:

“我早就跟你說過,以他的性格,是不會這麼輕易交出的,你偏要說什麼先禮後兵,這就是代價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為當事人的葉凡。

斬下一劍後,轉身離開。

不曾多留,死傷多少,他也不清楚,那對他來說都不重要了。

他並不知道這一劍在東瀛國引起多大的轟動。

這一劍劈下去,從此東瀛國每個武者都記住他的名字。

行走在一排櫻花樹間的道路上。

哼著小曲。

手機突然響起。

是程湘芸打來的,詢問關於富士山的事,是不是葉凡做的。

葉凡大方承認。

“太亂來了,你知道這一劍會給我們帶來多大的麻煩嗎?”程湘芸有些不爽。

本來劫獄可以縮小影響、一些閉關的老傢夥不至於關注到。

現在葉凡這一劍劈下去,弄得東瀛國人儘皆知,關於他的事,肯定也會瘋傳,那些老怪物肯定會有出關的。

無形中增加了劫獄的難度。

葉凡當時並冇有想那麼多,說道:

“事情已經發生了,你罵我也冇用,你在哪裡啊?我還冇吃晚飯呢,餓!”

“在家,回來再說!”

葉凡直奔林間小屋。

青龍和程湘芸都在,已經架好火爐,還未進屋就能聞到烤肉的香味。

“你到底怎麼想的?我還以為你很有大局觀,不會做出出格的事,看來我還是高估你的破壞力了。”程湘芸還是不爽。

葉凡啃著排骨,斷斷續續的把事情經過說了一下。

青龍眉頭緊皺。

他本來是在外麵的,也是關注到富士山的那一道劍芒、擔心是葉凡,一打電話給程湘芸,果然是。

馬不停蹄的趕回來。

“前輩,你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座移動的寶藏,或許他們現在還不知道修仙之道,但法武雙修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極大的誘惑了。”青龍臉上佈滿了擔憂,說道:

“本來我以為咱們劫獄,可能會遇到一位超越宗師境的強者,現在看來未必,敵人要的不是殺死葉凡前輩,不是殺死劫獄者,而是奔著葉凡前輩的修仙之法來的,恐怕會有多位超越宗師境的強者出現。”

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。

葉凡雖然惹出了這麼大的禍端,但明白了敵人想要的是什麼。

這次的劫獄恐怕會更難。

程湘芸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為了保險起見,我們要不要向上麵彙報,看能不能請一兩位入道境前輩過來幫忙。”

青龍也在思考這個問題。

葉凡吃著肉,似乎並不關心。

青龍看著他漠不關心你的態度,不知道他怎麼想的,問道:

“葉前輩,您看呢?”

葉凡放下一塊骨頭,說道:

“為了避免夜長夢多、也為了富士山事件的發酵,引來更多的強者,我覺得我們應該儘快行動,不能再等了,你們的事忙得如何了?”

青龍不知如何說。

葉凡答非所問,又是前輩,不敢再次追問。

程湘芸卻不敢追問,說道:

“葉凡,我們在考慮要不要請入道境前輩來幫忙,你怎麼想的?”

葉凡看著兩人,說道:“我什麼境界?”

程湘芸有些不知道他什麼意思,但還是說道:

“修仙金丹,相當於武道地仙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