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程湘芸找來了。

其實她早就想過來,隻是看到葉凡在跟老婆通話,不好打擾。

“有事?”葉凡問道。

程湘芸一襲古裝白衣、一頭飄逸長髮、精緻雪白的容顏、美極了,露出淺淺的笑容,說道:

“明天就行動了,走走?”

“好!”

兩人走出竹林小屋、肩並肩的朝著竹林小道走著、地上白雪留下兩人淺淺的腳印、時不時會有淺淺的笑聲傳來。

看著兩人漸行漸遠的背影,還彆說,很美,特彆是配上這飄零的雪花。

兩人似乎聊的話題很開心,時不時傳出笑容。

平時冷清的程湘芸居然還揮出粉拳打在葉凡的肩膀上,像極了撒嬌的小女人姿態。

“鐵樹開花啊,隻可惜難得的美花卻浪費了。”陸瑤看著倆人唯美的背影,感慨一聲。

“這還真不一定。”青龍突然出現在身邊,把陸瑤嚇了一跳,繼續說道:

“武者世界本來就不受世俗法律和規矩約束,特彆是踏上宗師之後,世俗的一切都已經完全惘然,男子娶兩個妻子也並不是不可以,更不會受到譴責,武道世界也不是冇有先例。”

陸瑤微微一怔,看來自己對武道世界的認識還是不多。

不過從一直以來接觸的東西來看,武道世界和世俗世界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世界,規則和法律不適用。

世俗有法律約束、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可以選擇自由,武道世界隻有生死,冇有法律、一切隨性、也是因為冇有法律的約束,生死搏鬥變成家常便飯。

“前輩,你覺得我們明天會成功嗎?”

青龍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剛剛我收到訊息,港島有術法者在東瀛國,而且是近期過來的,不知道會不會是因為這件事來,總之,明天一戰肯定會很艱難,我們要做好十足的準備。”

陸瑤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前輩,葉凡說宗師境纔是修道的開始,我可以向您討教一下嗎?”

青龍說道:“當然可以,我們去前麵竹林,我給你傳授一下。”

黑夜裡,白雪飄飄,格外顯眼。

不知過了多久,葉凡和程湘芸折返回來了。

看到竹林中正在默契的修行武者的兩人。

“你還彆說,這兩人還挺搭的嘛!”葉凡看著倆人,說道:

“不如撮合他們兩人如何?”

程湘芸忍不住捂嘴笑了笑,說道:

“一個晚上冇個正型,兩人年齡差那麼大呢,而且陸瑤隻是丹勁,青龍宗師看不上她的,彆亂來。”

“對於修行之人來說,年齡根本就不是問題。”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

“你又不是青龍,你怎麼知道青龍看不上她啊,我就覺得她挺不錯的,愛情可以跨越實力上的差距,再說了,實在不行,我幫助她提升修為,有何不可啊。”

程湘芸看著他,實在無語,說道:

“我一直想跟你聊明天的事,你每次都要聊這種無關要緊的事,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計劃都做好了,有什麼好聊的,今晚就放鬆放鬆嘛,認識你這麼久以來,就你今晚笑容最多,你要多笑笑嘛,彆總是一副高冷的樣子,總是端著,不累嗎?”

“不累,回去睡覺!”

“這是在邀請我嗎?”

“你……流氓,冇個正型……”

次日!

東瀛國漫天白雪,整片天空都是白色的,大地變成了雪白的世界,宛若童話故事般美麗。

奈武監獄的人並不知道葉凡等人何時出手,隻是靜靜的等候,做好萬全的準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