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武者受到威壓、倍感壓力、臉色突變,戰力削弱,有些難以抵擋。

嘭嘭嘭……

十幾個人直接被撞飛,鮮血濺飛在空中、染紅了地上的白雪和道路兩旁的楓樹,慘叫連連。

車頂上的葉凡手持陰陽尺、以尺化劍、一道劍光沖天而起、磅礴的劍意碾壓過去、大量的武者感受到巨大的壓迫感、甚至有些還未戰鬥就已經倒在地上。

突然!

一縷黑白爬上劍芒、將乳白色的劍芒染成黑白紋路。

劍斬!

冇有花俏的技巧,直斬而下,朝著道路中間斬殺下去。

擋在道路中間的武者、陣法直接被斬碎、血霧瀰漫、殘肢斷臂紛飛四方。

道路上出現一條細長的鴻溝,直達監獄大門。

兩輛車子順利開到監獄大門。

已經被上千人團團圍住,圍得水泄不通。

還有更多的陣法亮起、更是還有封印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芒,都在等著伺候他們。

這時!

一位領頭的武者走上前,看著葉凡,說道:

“華夏葉凡君,我們恭候多時了,你可知這所監獄……”

葉凡抬手一揮,一道淩厲的劍芒噴射過去,速度極快,令人猝不及防,根本冇反應過來,那人的眉心已經出現了一個血窟。

“廢話真多,大家都心知肚明瞭,還在這兒嗶嗶,早就等著我了吧,直接開乾吧!”

說話的同時,一腳踩在車頂,喊道:

“出來乾活啦!”

車內的人出來。

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人,他們已經視死如歸,牢記使命,他們的目標是術法者,近身戰。

“給我殺了他!”

“啟陣,殺了這些華夏人。”

上千人一擁而上、手持利器、呐喊聲也是浩浩蕩蕩的,磅礴的攻勢如同山海大勢,排山倒海而來。

葉凡一聲冷哼,爆發出強大的氣勢進行鎮壓。

啪啪啪……

無數人直接被氣勢壓倒在地,內勁、外勁、化勁武者更是直接吐血而亡、渾身傳來筋骨斷裂的劈啪聲響。

丹勁和罡勁同樣遭受到氣勢的壓製,動作減緩、宛若頂著千斤重的大山在負重前行。

同時葉凡也注意到了身邊的人似乎受到了陣法的影響,動作也減緩下來。

他廢話不多說。

手中陰陽尺一分為二,化作兩道淩厲的劍芒、直接橫掃、劃出美麗的弧度,完美結合形成一個圓形,無限向外擴散出去。

噗噗噗……

無論是罡勁、化勁還是其他境界、在這一圈劍芒橫殺過去,無一例外、都迸濺出血液、更有不少人被切成兩段。

鮮血瀰漫、地上屍體鋪滿地、無數痛苦呻吟的垂死之人在悲鳴。

附近的大樹也被斬斷、染上了鮮紅的血液。

劍芒無儘擴散,殺向監獄。

噹噹噹……

臨近監獄,被陣法擋住了。

葉凡戲虐一笑,道:“這陣法熟悉……”

監獄大門、屍橫遍野、死了近千人,到處都是流血、白色的雪地已經白染成鮮紅的血色,濃鬱的血腥味瀰漫在空中。

卻讓人熱血沸騰,戰意高昂。

葉凡等人站在屍體中,目光帶著無儘殺意、盯著監獄。

劍芒被陣法擋住。

整個巨大的陣法籠罩了整個監獄,璀璨的銘文閃耀著光芒、還有兩個封印在最上方盤旋,金燦燦的封印牽製著陣法、承受了大部分的攻擊力。

“港島的陣法,還是雲閒鶴一脈的。”葉凡轉頭看了一眼程湘芸,說道:

“怎麼說?我還要跟你去港島解決這一脈的事,這些人殺了冇事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