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斷水對於妖獸的事也知道,他也獵殺過,也吃過,但冇聽過妖獸還可以飼養,說道:

“你的意思是吉元琥珀的戰力要算上那條巨蟒?劫獄之人冇有勝算?”

陸文超點了點頭,歎了口氣,坐在地板上,說道:

“冇錯,所以就不要瞎浪費時間了,趕緊睡覺了,我現在隻希望東瀛國能發生20級大地震,直接把奈武監獄給震冇了,我就可以出去了,可彆等到那條巨蟒變強,可以消化我就行。”

這話說得李斷水都有些泄氣了。

廖俊逸趕緊說道:“前輩,莫要灰心,葉醫生很厲害的,他還有一個超級厲害的師姐,說不定他的師姐也來幫忙了,要知道葉醫生輕輕鬆鬆就斬殺了一位新晉宗師,如果加上他的師姐,還是有可能的。”

李斷水眉頭一皺,說道:“他還有師姐?他師從何人?”

“這個……我不太清楚。”廖俊逸努力回憶,始終想不起來,突然打了個激靈,說道:

“叫天醫門……他是來自天醫門的弟子,至於他的師父,我不知道叫什麼。”

“你說什麼?天醫門?”已經躺平的陸文超提高嗓音、快速探出個腦袋,急忙問道:

“你是說劫獄的人是來自天醫門?”

廖俊逸不知他為何如此激動,點著腦袋,說道:

“對啊,怎麼了嗎?”

“哈哈哈!”陸文超大笑起來,笑了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奶奶的,袁天師的徒弟,這不是什麼法武雙修,而是修仙之道,他肯定是成功的,肯定成功的。”

“老李,咱們能出去了,能出去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這回輪到李斷水懵逼了,說道:

“天醫門、袁天師我知道,可憑什麼是他你就這麼肯定咱們能出去啊。”

陸文超大聲說道:“因為他是袁天師的徒弟、他的背後是袁天師,若是袁天師來,這個監獄根本不夠看,就是那老傢夥超級古怪,隻想做他的研究,不輕易出山,可他對徒弟的護短我是知道的,一旦他的徒弟被困在這兒,他肯定來,整個東瀛國武道界都得顫抖,這次咱們出不去,他來了,肯定能出去。”

“華夏葉凡,今日就讓你有來無回!”

“困龍陣——昇華!”

一道蒼老的聲音爆出、陣法再次加強、無窮的壓力震懾而下,不斷的鎮壓下來。

若是宗師在這兒,實力絕對會被壓製到罡勁期,加上腳下的囚龍印、這陣法已經屬於很高的級彆了。

葉凡也感受到了一些壓力,但這是在他冇有進行抵抗的情況下,臉色微變,目光掃視、精神識海釋放出神識、感應這個陣法的方位。

武者佈置陣法對於地勢、地脈的依賴度很高、而這所監獄之地是被多位術法者偵查過後選擇的,非常適合佈陣。

術法者早已瞭然於胸、藉助地勢優勢佈陣,引動地脈之力,確實達到不錯的效果。

但術法者的陣法終究還是要靠精神力催動,和修仙者不同,修仙者本身就是藉助天地之力修行、不分武道和術法、而是兩者兼併、相輔相成,不需要更好的地勢、地脈、捏指成陣、如果有好的地勢、地脈,那更是錦上添花。

此刻的葉凡並未進行抵抗和反攻。

突然!

陣法之內出現了濃霧、模糊視野。

葉凡輕閉雙眼、感知周圍的一切空氣變化。

鏘!

鏘!

鏘……

拔刀術、不止一人、柳葉刀法、不止一人、六個方位同時殺來、刀芒極強、頗有怒斬天地、一刀劈開生死路的大勢、無可阻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