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嗖嗖嗖……

一道道劍影出現在濃霧中,化作一道道劍芒、互相交錯連接、錯綜複雜、陣法冇有將監獄籠罩、隻是將葉凡籠罩。

成為陣中陣。

劍氣組成、一道道劍芒淩厲鋒芒,卻蘊含有刀的霸氣。

看來不僅僅是劍威、刀意也被灌輸進去。

一條條細細如同青絲般的線條,都是一道道劍芒。

嗡嗡……

兩道劍芒從兩條青絲斬下,直斬葉凡。

這兩道劍芒隻是先行者、緊隨其後的還有劍芒斬落、而且越來越多、越來越密集、源源不斷的斬落。

空氣都被切成碎片、那幾位東瀛國武者已經退出陣法之外,不過有一名已經死了的屍體躺在邊緣上。

已經被這劍芒青絲切割成肉沫、流淌在雪地裡。

葉凡麵色平靜、他站在劍陣中央、這些青絲劍芒越靠近自己越密集、一旦無法抵擋、自己就會成為肉沫。

“這個陣法還可以,隻可惜你們身為術法者,斬出這樣的劍芒威力還是差了點。”

手中陰陽尺綻放出強大的劍氣、劍氣激盪四方、化作實質、冇有規律、冇有條理、瘋狂肆虐、狂暴亂斬。

呯呯呯……

劍氣和青絲劍芒觸碰,不斷激射出星火、星火很弱、青絲被毀、劍氣依舊縱橫錯亂,青絲源源不斷。

“這樣下去就冇完冇了了,還是破了吧,咱們再玩點彆的!”

陰陽尺一分為二,斬出兩道劍芒。

兩道劍芒化作四道、四道化作八道。

八道劍芒朝著四麵八方怒斬過去,劍芒之淩厲、破開一切、斬斷所有落下的青絲劍芒,襲殺向劍陣。

八道劍芒淩厲八方、地麵不斷被切割、深深的鴻溝被切割。

在米粒島時,葉凡曾經使用這一招對付石上奈美,此刻再用,威力更甚,他要用這一招破陣。

劍芒掠過腳下太極八卦圖時被賦予天地之力、如同年輪般層層碾壓撕裂、撕裂虛空、速度之快令人措不及防。

劍氣浩蕩威威,斬破所有、切斷一切阻礙。

青絲斬下的劍芒在它麵前弱不禁風、如同小巫見大巫,不堪一擊。

“什麼?給我頂住!”

莊芝蘭臉色大變,她能感受到這八道劍芒的強大、而且越來越強、蘊含的大道之力已經不是宗師境所能擁有的。

她拚儘全力催動封印、加固陣法、加固封印、必須要抗下這一次的撞擊。

終於!

嘭嘭嘭……

劍芒淩厲、八個方位、根基太極八卦的軌道而來、帶著的不僅僅是無窮的戰力還有精神意識的攻擊。

瘋狂的切割在陣法之上。

連接的青絲劍陣直接崩碎、斷裂、頃刻間,消散了。

更可怕的是八道劍芒還未消散,還要攻擊他們的困龍陣。

“封印,攔截!”

八個金燦燦的封印流光溢彩、綻放出耀眼的光芒、擋在八道劍芒的方向。

呯……

清脆的破裂聲。

封印出現裂痕,隨後如同鏡子般破碎。

八個封印同一時間爆破。

噗……

一位控陣人已經承受不住這樣的反噬之力,吐血、臉色蒼白、眼神有點恍惚。

八道劍芒還未停下,目標是破陣。

並冇有給他們喘息的機會。

“愣著乾嘛,保護我們啊!”

一位控陣人驚恐、從未遇到這樣的強敵、想想曾經自己也是參與斬殺宗師的術法大師,未曾感到這般恐懼。

前所未有的恐懼感,糟糕到極點。

旁邊的武者宗師卻在震驚和驚歎,並冇有出手相助的意思。

這一吼,武者們才反應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