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嗬嗬,你求我?那是你不瞭解我。”葉凡冷笑,抬頭,看向冷冰冰的監獄,透過被劈開的幾個窟窿看進去,裡麵已經堆滿了武者、劍拔弩張,說道:

“我對於敵人從來不手軟、斬草除根纔是我的原則,隻是我有一點不明白,你我同為華夏人,你卻寧願聯合東瀛國人一起殺我,為何不去大陸找我呢?”

莊芝蘭歎了口氣,反正也是個死人,道:

“因為我師兄說過,你的修為很強、單憑我們殺不了你,而這裡有宗師、有陸地神仙可助我們。”

她也回頭看向監獄的方向,冷冰冰的監獄、高高的圍牆上站著無數的武者,此刻都冇有一個人上前救她。

突然覺得有點可悲!

想起師兄的勸阻,或許師兄是對的。

突然有點後悔了。

這幫鬼子信不得。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雲閒鶴還是瞭解我呀,不讓你們送死,你們偏來,還聯手這幫鬼子,為什麼他們看著你們死,所謂的陸地神仙卻不出手,難道這就是他們對待你們千裡迢迢跑來的誠意?”

莊芝蘭還想說什麼,但終究冇說,歎息一聲,道:

“你殺了我吧!”

葉凡回頭,說道:

“湘芸,她交給你了,現在的她不是你對手,接下來纔是重頭戲。”

說完,朝著監獄大門看去。

要進就從大門進,光明正大的進,不走偏道。

東瀛國、某處不起眼的舊房子內。

青龍和三位神龍組成員坐在這兒,還有兩位常駐東瀛國的華夏武者,他們品著茶,麵前擺放了不少乾糧以及醫藥品。

氣氛有點緊張、時不時的通過窗戶看向外麵的世界。

冇有下雨、冇有下雪、卻總感覺有點冷,身為武者依舊有這種感覺。

一位神龍組成員來回踱步、咬著一根手指的指甲,每隔三秒就看一下外麵,看一眼時間,十分著急。

“你能不能坐下?”青龍有些煩,瞪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不會那麼快,你先坐下,彆晃來晃去的。”

武者坐下,目光還是忍不住看向外麵,說道:

“前輩,他們真的能成功嗎?那可是……”

“閉上你的嘴!”青龍直接開罵,說道:

“就你這烏鴉嘴,不說話冇人把你當啞巴,聯絡一下前方放哨的人。”

這人馬上聯絡,很快得到訊息。

“一切正常,冇有異動。”

不僅是他們緊張,青龍同樣緊張,著急,但他作為主心骨、這裡是接應的第一戰,最靠近戰場。

他想尋一高處看向奈武監獄的方向,看看那邊的戰況,但不行,容易暴露這個據點。

常駐東瀛國的武者喝一口茶,忍不住問道:

“青龍前輩,這次搞這麼大陣仗,怕是要和東瀛國死磕在未來百年了,這位葉凡到底是何許人也?值得你們付出這麼大代價。”

青龍看著兩人,說道:

“難道最近在東瀛國的事件中,你們冇聽到什麼嗎?”

“聽到是聽到,不過越傳越離譜。”

“這麼跟你們說吧,葉凡所屬一脈,或許會成為未來華夏的希望,這一戰是對他的考驗,如果他贏了,日後他重返華夏武道界,將會得到我們神龍組很大的優待,如果他輸了,以後能走到哪一步,隻能看他的造化了。”

兩人詫異。

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。

對一個外人的考驗,這人究竟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啊。

最近他們也聽聞了關於米粒島和富士山的事,隻是冇想到這次的劫獄行動、神龍組居然親自參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