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是個狠女人。

不過保持痛感確實可以讓人保持清醒。

“寶月麻裡、你把控好陣法,我們幾位宗師陷入人群中,殺了他身邊的人,你們按照正常的節奏來就行,彆被他們發現異常。”

尾家康平身邊站著兩位宗師、他們嘴角微微一揚,邁入陣法中。

葉凡難殺,那就先殺他身邊的弱者,之後就可以專心對付他了。

陣法之內。

人頭攢動、血花瀰漫、大量的殘肢斷臂橫飛出來,每時每刻都有人死去,同時也有人衝上前線,宛若飛蛾撲火。

葉凡站在人群中,手持一把陰陽尺、劍芒迸發出璀璨的乳白色光芒、泛著淡淡的青色光暈,四周都是淩厲的劍氣在肆意狂暴、不停的切割敵人,身上不知染上多少血,但敵人源源不斷,彷彿斬不斷的長河湧來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聲熟悉的慘叫傳來。

葉凡猛然回頭,眉頭一皺,居然是一位宗師境強者混進人群中,一道解決了他的人。

一劍流星!

一道劍芒殺過去,不知穿過了多少個人的肉身,直奔那位宗師境武者。

劍芒所過、**炸開,殺出一條血路,令人驚駭,倒下數十人,劍芒殺到宗師武者麵前,他早就發覺這一道劍芒殺來。

選擇躲避,儘快速度很快,但終究未能徹底躲避,不過也未能傷到要害。

看著左肩被洞穿一道口子,血液流淌出來,嘴角露出笑意。

“給我殺,先把他身邊的這些人殺了。”

數不清的人,戰意高漲、刀勢如山海般拍來。

程湘芸、武建華等人雖然修為不俗,但敵人有強有弱,人數眾多,他們已經殺了數百人,對自身消耗已經極大。

還被殺了幾個人,有一個小團隊直接被團滅。

渾身是血,還負傷。

嘭!

地表震動、直接開裂、彷彿發生了地震,很多人都站不穩,一條條裂縫朝著四周蔓延過去。

八道裂縫、順著腳下八卦方位不斷延伸,裂縫越來越大,很多人掉進去。

“啊……這該死的壓迫力……”

“好強的氣勢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壓迫之力來自於太極八卦的中心——葉凡!

強大的氣勢震懾,壓下大量修為低下的武者,趴在地上,掉落裂縫,成片成片的倒下,鮮血橫流。

他們臉上滿是恐懼、憤怒和不甘。

突然!

葉凡的身影在陣法中消失。

幾位隱藏的宗師有些慌。

但他們的任務是要斬殺除了葉凡之外的其他人。

這位用劍的宗師武者將程湘芸當成了目標,身為罡勁的程湘芸已經殺了不少人,他必須要將此人殺掉。

劍芒突然出現在程湘芸的麵前。

程湘芸反應還算快,手中長劍擋過去,不過明顯落於下風,連連後退,奮力反抗,幾乎都要撐不住了。

終於輪到自己了嗎?

就在她撐不住的瞬間,宗師武者的腦袋突然被一道殺芒掠過,非常天空、大量的鮮血飆射而出。

濺了她一臉,同時也是心驚膽戰。

葉凡出現在她的身旁,一隻手攙扶著她,道:

“你冇事吧?”

她努力站穩,說道:“我冇事!”

“你的手在動。”

“宗師之威太強,發麻了。”

葉凡伸出一根手指,抵在她的胸口上。

她驚愕的想要大喊流氓、卻感覺到一股氣流湧入心臟、然後伴隨著血管貫徹全身,融入骨髓,七經八脈、四肢百骸。

前所未有的力量在體內盤旋。

她震驚的看著葉凡,這是什麼手段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