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坐在監獄內最深層的吉元琥珀都詫異了,它能夠感受到這一劍的的強大,那種與大道共鳴的感覺。

他忍不住站起來,抬頭,儘管看不到外麵,但他麵對的方向是劍斬下來的方向。

巨大的蟒蛇露出半截身軀,眼神裡帶著恐懼。

身為入道境巔峰的他感覺到了這是一個強大的對手,馬上喊人過來,詢問外麵的具體情況。

一位丹勁武者來到他的房門,並未進去,說道:

“葉凡帶著一夥人來勢洶洶,從外麵一路殺進來,陣法壓不住、宗師殺不了、我們這邊損失慘重、當然,他們那邊也有損失,但很小。”

吉元琥珀開口問道:

“對方多少人?”

“十一人,葉凡在前麵開路,破陣,其他人相隨廝殺。”丹勁武者麵色嚴肅,小心翼翼的說道:

“前輩,尾家前輩讓我問您,什麼時候出手?”

吉元琥珀揮了揮手,並未說話。

這人也不敢追問,轉身離去。

在這座監獄的入道境不止他一人,還有米津良子和月守加奈子,兩人都是女流之輩,卻已經走到了這一步,特彆是米津良子跟自己同為入道境巔峰,不容小覷。

他並不打算這麼快出手。

那種修為低下的武者死了就死了,他並不在乎,伸手輕輕撫摸巨蟒的腦袋。

突然!

轟隆隆……

整棟監獄大樓都在搖晃、震盪、特殊材料築造出來的牆壁居然出現了裂痕。

這是那一劍斬下來的後果。

巨蟒有點慌,但他在安撫。

他不知道這一劍具體造成什麼樣的傷害,但一直觀察戰場的另外兩位陸地神仙境界的強者可是都看著呢。

他們站在窗邊,看著另一個大樓一角被劍芒切斷,

劍芒直斬而下、勢不可擋、超出他們的想象,看著下方陣法已經全破、一條延伸五千米的鴻溝橫陳在一旁、邊上還有大量的屍體。

“米津前輩,這人的劍法好強,這一劍已經超越了宗師,您覺得他應該是什麼修為?”月守加奈子表情震撼。

身為入道境初期的她在東瀛國武道界已經算是傳奇般的人物了,能讓她震撼的強者不多,眼前葉凡算一個。

這一劍之威讓她感覺到害怕。

米津良子始終帶著驕傲,乾癟的手拿著一把刀,緩緩說道:

“此人劍式看似簡單,威力不俗,天地之力運用得如此嫻熟、而且他的玄氣純度極高,我曾在華夏看到過一本古籍,曾玄氣的終點的靈氣。”

月守加奈子疑惑,從未聽過靈氣一詞,問道:

“靈氣?這是何物?”

米津良子看了一眼下方葉凡破陣之後,又揮出了幾劍,掠殺了五位宗師,斬殺數不勝數的宗師以下武者。

此人還真是心狠手辣、殺人如麻、地上屍橫遍野、他完全冇有絲毫的憐憫之心,說道:

“玄氣的純度達到一定程度時,便可稱之為靈氣,我看此人的招式中揮出的劍式蘊含的玄氣純度極高,很有可能他背後有高人在指點。”

“你可要當心了,他懂得從提純玄氣這方麵入手,還能達到陸地神仙之境,想必不會簡單,你是入道境初期,保命要緊。”

月守加奈子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前輩,吉元琥珀前輩跟您都是入道境巔峰、定能將他斬殺的,我負責擋住他的逃亡之路,對了,吉元琥珀前輩在哪裡觀戰啊?”

米津良子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那個老頭裝模作樣、不用管他。”

看了一眼下方,說道:“他們進監獄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