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們最強的也就是幾個丹勁,還在戰鬥中,剩下的就是內勁、外勁、化勁武者,麵對宗師隻有死路一條。

但葉凡並未停下腳步。

右手握拳、滔滔拳意席捲而來,磅礴恢宏,宛若凝聚了一座大山在手中,兩旁的牢房都被空間扭曲。

照著殺來的刀芒,直接就是一拳轟殺過去。

狂霸的刀芒似乎擁有意識,麵對這一拳,扭曲、斷裂、消散,最終化為烏有。

那是巨拳轟散的。

但巨拳並未消散,一往無前,彷彿一座大山砸下,兩旁牢房崩碎,牢裡的人震驚不已,連連後退。

轟隆隆……

一拳打在陣法之上。

陣法都給打冇了,地上還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,打穿了,看到下麵一層。

四位宗師連連後退,依舊保持著防禦姿勢,臉色略顯蒼白。

囚犯們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。

“他……他擊退了宗師?”

“難道是我看錯了嗎?他不是說他是化勁而已嗎?”

“你是不是被關傻了,化勁期能殺進監獄來嗎?他肯定是個超級強者,至少是宗師巔峰,你看他一拳打退四位宗師加一個陣法。”

“看來咱們有活著出去的希望了,隻要跟緊他,還是有機會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來自各國的武者們都非常激動。

有些人被囚在這兒已經上百年,那暗無天日的歲月簡直就是噩夢。

看到希望,能不激動嗎?

“華夏人,加油!”

他們興奮的給葉凡加油,不斷呐喊。

葉凡看著眼前的大坑,下邊是一個牢房,裡麵是一位罡勁白人武者,他也被這一拳嚇了一跳。

“我是來自神秘的東方華夏國,受上帝之名前來解救你們於苦難,你還不上來?”

罡勁武者縱身一躍,跳上來,看到這四位宗師,頓時嚇了一跳,不過看到幾百個同樣是囚犯的人出現在這兒,總算放下心來。

看向葉凡,很感激的說道:“謝謝你救了我,你叫什麼名字?日後有機會,我一定會報答你的。”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“我叫什麼不重要,你要報答就報答上帝吧,你被關這麼久,恨不恨他們?”

“恨,恨不得吃了他們的肉。”

“一起上,殺了他們!”

“可他們是宗師……”

葉凡淡淡的說道:“宗師就是個屁,今天我就讓你看看宗師是如何死的。”

監獄一共二十五層,上麵十三層,地下十二層。

目前葉凡等人在地下一層,上麵還關押著大量的囚犯,想要製造更大的混亂,必須要將大量的囚犯放出來。

葉凡看著眼前的四位宗師,拿出陰陽尺、以尺化劍、劍芒瞬間穿透樓層,擊穿牢房,打穿到頂層。

隨即,劍芒迸發出璀璨的光芒,肆虐八方,瘋狂的劍氣摧毀大量的牢房。

牢房開始出現坍塌,如果是世俗之人,多半會被砸死,但這些都是武者,身手敏捷,躲開這些碎石應該是冇有問題的。

劍光已經穿過樓頂。

葉凡身邊的人都有些驚慌、大樓搖搖欲墜,隨時都有可能塌下。

即使是武者,可以避開大量的碎石,也會有一些被砸到。

已經有人開始往外麵跑去。

無儘劍芒綻放光芒、淩厲而鋒芒、斬下。

轟隆隆……

終於,在斬下的這一瞬。

大樓塌了。

大量的巨石坍塌下來,瘋狂砸下,牢房中的人很是激動,這是可以逃出生天嗎?

“這……是誰殺進監獄了?”

“逃生的機會,趕緊的,雖然不知道是誰,但他絕對是個好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