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快躲開!”

“多謝!”

“外麵很多東瀛國武者,我有身負重傷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個時候,來自各國的武者們放下恩怨,團結在一起,有些武者身負重傷,有些完好無損,互相幫助,一起逃出監獄。

在崩塌的碎石中跳動、躲避碎石、漫天灰塵飛舞,轟隆隆巨響。

有人盯著利劍斬下的方向。

劍芒斬落!

葉凡宛若一名劍仙、渾身散發出淡淡的乳白色光暈,劍芒淩厲,切割堅硬的牆壁、快速斬落。

四位宗師的上空升起陣法。

陣法璀璨,還有一個封印。

就在劍芒將要觸碰到陣法的瞬間,四位宗師同時出手。

三道刀芒、兩道屬於拔刀術、一刀屬於柳葉刀法、一劍斬出屬於自己的劍芒,同時殺來,加上陣法的加持、

刀芒劍勢、形成一股磅礴大勢、摧毀天地般,似乎可以擋住世間一切傷害。

然而卻擋不住從天而降的劍芒。

刀芒崩碎,劍勢坍塌。

葉凡劍斬,轟然落下。

“這麼強……”

“不……我不甘心……”

不管甘不甘心,劍芒斬落,四人橫飛、更是將兩位宗師直接斬殺,奄奄一息,重重的砸在不遠處的巨石上。

墜落的碎石砸下,將其中一人砸死。

白人罡勁武者一個箭步殺過去,躲過長刀,手刃一位宗師,露出燦爛的笑容,回頭看向葉凡。

“華夏人,你好強!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我都跟你說了,宗師就是個屁,還有那兩位,咱們繼續!”

白人看著這一劍已經斬開了地下一層的大部分監獄,對這個華夏人的實力也是非常認同,鄭重點頭,說道:

“好的,我跟你走!”

亂石墜落、被砸死了少部分人,大部分人都可以躲過碎石的。

從上麵下來的人看到葉凡等人時,不明所以,本能想逃。

隻可惜,他們看到劍與外圍都是密密麻麻的東瀛國武者拔刀相向,人數上碾壓他們,更有很多修為比他們強的武者,隻能退後,跟著大部隊。

“那一劍是誰斬出的?跟他走,不然我們都走不掉。”

“好像是那個華夏人,不過我看他是要深入監獄裡麵,裡麵可是有不少宗師,據說還有超越宗師的存在,你確定咱們跟著他能活嗎?”

“那你覺得我們現在出得去嗎?反正前後都是死,跟著他們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。”

“……”

此刻,葉凡的身後已經跟了大幾千人,碎石還從上麵掉落下來。

葉凡來到地下一層,抬手橫斬,一道巨大的劍芒在頭頂兩米的高度橫切,切斷大量的牆壁,將裡麵的囚犯放出來。

隊伍不斷在壯大。

程湘芸和武建華等人召集華夏武者聚集在一起,給他們說明情況。

“祖國果然冇放棄我們,不過坊主,我建議咱們不能再深入了,下麵有陸地神仙,不好對付,當初李斷水前輩就是栽在下麵的。”

程湘芸看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我們的最終目標就是李斷水前輩,你對這裡瞭解多少,趕緊說說。”

馬上就有個人來到她的麵前,說道:

“除了李斷水,還有幾位咱們華夏宗師也被關押在下麵,我記得有一位叫陸文超的,他被關進來的時間比李斷水還長。”

程湘芸有幾分詫異,道:

“狂人陸文超?”

“冇錯,就是曾經極富盛名的囂張狂人陸文超,當年在咱們華夏武道世界也算是個人物,不知為何被抓進來了。”

程湘芸思索了關於此人的一些訊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