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是一個簡易陣法,應該可以撐五分鐘,我下去解放更多的強者上來,他們會助你,到時候,若是可以殺出去,你們就殺出去,其他國家的武者必定會分散,應該可以引開一些戰力,你們按照原計劃執行就行。”

而這一幕,讓很多東瀛國武者都震驚了。

特彆是看到他抬手祭出封印。

這可是術法者的明顯特征。

“法武雙修?他……他是法武雙修?”

“華夏人居然是法武雙修……”

葉凡並未理會這些人,現在需要更多的強者上來幫忙。

目光看向下方。

手中陰陽尺化出淩厲的劍芒、劍勢驚駭、不斷延伸、激盪出層層漣漪,宛若巨石砸進大海裡般。

劍氣激盪、很多武者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迫感,特彆是東瀛國武者們紛紛退後。

這種劍勢,他們見識過,摧毀一切,銳不可擋。

他們修為還不足以感受到這一劍蘊含的天地之力、大道都在共鳴、空間都在震盪,隻感覺到劍意不斷碾壓,節節攀升,宛若竹子。

冇有任何言語。

一劍斬落!

斬向地下,一層層監獄不斷崩塌、下方傳來一聲聲慘叫、不少人恐怕已經被這一劍波及,但有些人已經躲開,並且趁著監獄被破,腳踩碎石,躍出監獄。

葉凡的身軀也已經一躍而下。

鏘!

拔刀術!

一道恐怖的刀芒瞬間迸發,欲要阻擋他的劍芒,斬斷劍芒。

這一刀的威力極為強大,跟宗師的拔刀術簡直有著天壤之彆,霸道、狂暴、摧毀一切的大勢斬向殺來的劍芒。

米津良子就是這麼自信。

呯呯呯……

刀芒、劍芒觸碰在一起、激盪出無儘的氣浪瘋狂撞擊、大量的建築物不斷崩塌,大量牢房被摧毀,凹陷一大片。

無數人驚叫、避開。

地麵出現了劇烈的震盪,彷彿十八級大地震,驚恐逃離這個現場。

葉凡嘴角一揚。

這正是太想要的結果,接住對方的力量一起摧毀那些牢房,讓囚犯出來。

越來越多的罡勁武者從裡麵出來,跳出地麵,不過也有一些罡勁武者承受不住這刀威劍勢的波及,直接身死。

屍體橫陳,血液瀰漫,巨石滾滾落下,砸在被破壞的地麵上,傳來轟隆巨響。

到處都是飛沙走石、和這天空飄落的白雪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“走啊,邁克,這是我們的機會!”

“不用管他們是什麼人,隻要有逃出去的機會就不要放過,敏登道友,一起出去。”

“終於要重見天日了嗎?”

越來越多的人從下麵出來,臉上帶著激動的神情,歡天雀躍,踩著碎石,不斷往上跳。

即使上來看到大量的東瀛國武者,也是充滿興奮的,至少可以搏一搏,說不定就自由了。

當一切歸於平靜!

葉凡和米津良子麵對麵站在地下四層,還未接觸到宗師級彆的囚犯,還不夠。

“華夏武者,你很強大,我很高興!”米津良子張開癟癟的嘴巴,說出的華夏話還挺標準的。

這話說完,她的渾身皮膚開始豐盈起來,一頭銀髮快速變成黑髮、連牙齒都重新長出來,腰桿挺直。

這一切都是肉眼可見。

從一個老婆婆變成一個二十歲左右的美麗女子,整個人看上去氣血充沛,和年邁一點都不沾邊。

還有點英姿颯爽的姿態。

“看來你年輕時是個美女。”葉凡看了一眼,這副模樣堪比川島沙伊,說道:

“如果你假裝看不到我,我可以不殺你,不如你行行好,裝瞎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