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哼,浪費口舌!”米津良子冷哼一聲,眼眸冰冷的說道:

“我米津良子今日就要斬你首級,讓你知道我東瀛國的武道神威,聽說你殺了我拔刀術一脈不少人。我看你年紀輕輕,便擁有這樣的戰力,還是法武雙修,你師父是誰?”

米津良子也經常前往華夏武道界行走,對於一些強者還是有所耳聞的,但還未聽過誰可以教出法武雙修的弟子出來。

葉凡很平靜的說道:“再問彆人之前,是不是應該介紹自己相應的情況啊?”

米津良子冇有猶豫,道:

“我的師父是山本青木,他的大名應該早就烙印在你們華夏每一個武者的心中了吧?他的強大你想象不到。”

葉凡眉頭微微一皺,說道:

“不認識,很牛嗎?”

“你……”米津良子頓時語塞。

她師父山本青木曾經在華夏大殺四方、在很多大凶之地都留有威名,放眼全球武道世界,師父也是名聲顯赫,威名赫赫。

成為無數人的噩夢,特彆是對於華夏這個修煉資源非常豐富的國度來說,師父經常過去搶奪資源。

可以說是大部分華夏武者的噩夢。

這傢夥居然說不認識。

“華夏小子,今天我就讓你認識認識真正的拔刀術,請你記住,這一切都是我師父山本青木傳授的。”

妙齡女子手持長刀,眼眸冰冷、左腳往後半跨,微微彎腰、她在蓄力,輕閉雙眼、

右手持刀柄、左手握刀鞘。

驟然間!

天空之上似乎出現了一定的變化,不知何時,烏雲密佈、似乎就在一瞬間形成,而且緊緊鋪蓋在奈武監獄的上空,擋住了所有的雪花。

遮天蔽日,烏雲越來越黑,而且逐漸壓低。

轟隆!

一聲驚雷巨響,在雲層中炸裂。

居然下雨了。

小雨落下,驚雷悶響,上麵的很多人都開始躲避,特彆是東瀛國的武者們。

“快,暫時退避,陸地神仙要出手了。”

“動真格了,動真格了,趕緊躲避,不可戀戰,暫時退後……”

很多人紛紛撤退。

囚犯們也有些慌張的看著頭頂上的黑雲,越來越低。

轟隆……

又一聲驚雷,附帶著閃電直接轟炸下來,閃電擊中米津良子,她的氣勢更加磅礴、身上似乎有雷電之力在閃動、特彆是那一把刀閃著雷光之光。

她依舊輕閉雙眼,沉穩如泰山。

葉凡也感覺到了一絲壓力。

之前遇到不少拔刀術武者,從未給過他任何壓力,眼前之人看來還真是不弱,已經接近地仙境。

轟隆!

又一道驚雷。

與此同時。

她拔刀了。

雷電閃爍而下,她的刀芒炸裂、正好是雷電下方。

當兩者相遇,刀芒變得更加強大、居然在吸收雷電之力。

瞬間膨脹、撕裂腳下堅硬的地板、破開下一層監獄、恐怖的力量有雷電相隨、狂暴而霸道的一往無前。

欲要摧毀這片天地、天地之力被瘋狂吸收。

雷電本就是自然之力、來自天地,這麼明顯的吸收。

這一刀的威力已經足以縱橫千萬裡。

直逼葉凡而來。

葉凡很平靜、渾身爆發出雄渾的氣勢,腳下一跺,巨劍從地下升騰而出、無儘劍意瀰漫、遍佈周圍、和霸刀的刀氣激烈抵抗。

嗡!

巨劍在手,滾滾天地之力凝聚而來、手中陰陽尺與其融為一體,劍威浩蕩千裡之遠、在這地下世界不斷迴盪、撕裂。

周圍的建築物都在崩塌,無時無刻不在崩碎。

“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