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好強!

不過也算放心。

回到人群中,說道:

“諸位,外麵東瀛國眾多武者虎視眈眈,想要活命就聽從安排,隻要出了東瀛國,咱們日後再殺回來,報仇雪恨。”

畢竟來救人的是華夏人,李斷水還是有點威信的。

大家隻能同意。

“上去!”

宗師們實力大打折扣,但上去還是很輕鬆的,還有幾位重傷的,雲興朝和程湘芸攙扶著上去。

每一層都會有神龍組的人接應。

一下子見到這麼多宗師強者,還是很震撼的。

終於回到地麵上。

看著遍地屍體、血花被染成紅色,可以想象這裡曾經發生多麼慘烈的戰鬥,碎石到處都是。

“吼!”

巨蟒嘶吼、巨大的腦袋俯衝而下,吐出有毒液體,龐大的身軀纏繞過去,欲要將葉凡纏住。

米津良子拔刀、強勢的刀芒橫斬過去,撕裂空間、帶著驚雷滾滾、刀勢駭人,一往無前、所向披靡的磅礴之勢。

吉元琥珀的身影消失,不知身在何處,他在尋找機會刺殺。

葉凡手持陰陽尺、化尺為劍、劍芒耀眼、璀璨、淩厲、迸發出來的劍氣不斷激盪,迎接巨蟒和霸道的刀芒。

斬出!

就在這一瞬間!

吉元琥珀的身影出現在身旁,確實有點不好顧及,若自己的實力隻達入道境,估計真的會死在這兒。

腳踩太極八卦、升騰出八卦符文,擋住他的短刀、身影快速移動,順勢一躍而起。

鏘鏘鏘……

刀芒、劍芒激烈碰撞,激射出無儘星火,激盪出澎湃的氣浪橫掃八方。

巨大的蟒蛇龐大的身軀橫掃纏繞過來,想要抓住葉凡,宛若移動的大山,就算不能纏住,若是撞擊到,也能將人撞出內傷。

葉凡順勢而起,腳踏虛空,避開巨蟒的龐大身軀,已經來到他的腦袋後麵。

握拳。

一瞬間、周圍的大道在轟鳴、空間在顫抖,拳勢滔滔、地麵上的巨石都在抖動,似乎被這拳勢震顫。

揮拳!

重重的砸在巨蟒的大腦袋上。

打得牠發出嘶吼,重重的砸在地麵上,砸出一個大坑。

嗖……

吉元琥珀的身影殺過來,一抹鋒芒掠殺而過。

葉凡準備殺了他,米津良子的刀芒已經殺到眼前。

無奈!

一劍橫掃過去。

被短刀擋住,將人震飛。

葉凡也急忙離開原地。

這一道刀芒橫斬向遠方、遠方觀戰的人快速躲避。

“葉凡,人已救出!”

程湘芸大喊。

葉凡看了一眼,幾千位囚犯聚集在一起,周圍都是東瀛國數不清的武者們虎視眈眈。

“還活著嗎?”

“還活著,就是受傷了。”

葉凡手中陰陽尺頓時迸發出一股強勢的劍意、節節攀升、鋪天蓋地、鎮壓方圓十公裡之遠,無數武者們紛紛後退。

劍氣激盪而出、縱橫交錯的無形劍氣撕裂虛空。

更恐怖的是劍芒,如長虹倒掛、彷彿要斬斷這片天地般,化作無窮的殺意瀰漫。

“我給你們開出一條逃生之路,接下來就看你們了。”

利劍指天、劍芒直逼蒼穹之上,恐怖的劍意在天空中綻放、璀璨、絢麗、卻淩厲萬分。

這一劍。

比之前斬出的任何一劍都要強!

整個人升騰而上,餘光看了一眼兩位入道境武者和巨蟒,轉身,看向第一個接應點的方向。

劍落!

圍觀之人何其多,幾乎囊括了整個東瀛國的武者。

此刻!

一道劍芒直逼雲霄、劍氣激盪萬裡、一劍寒光照耀天穹,劍威浩浩蕩蕩揮斬而下,指著某一個方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