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吼……”

巨蟒已經徹底憤怒了。

不管不顧的朝著葉凡俯視衝來,帶著無儘的怒火,就要把葉凡吞食。

葉凡不慌不忙不躲避,就這樣看著牠張開大嘴咬下來。

就在巨蟒大嘴來到跟前。

左手抓住吉元琥珀的肩膀,將他丟進巨蟒的嘴巴裡。

巨蟒想要拒絕,可已經來不及。

葉凡一拳打在牠的下巴,讓牠強行閉上嘴巴,把吉元琥珀吞吃下去。

巨蟒慌張不已,掉頭就跑,與此同時,巨大的蛇尾橫掃過來。

葉凡看了一眼又斬出一刀的米津良子,再回頭一看,囚犯們都已經遠去,他不想理會這個東瀛國女子,直接追上巨蟒。

他對這玩意兒有興趣。

吉元琥珀雖然被吞,但還是可以吐出來的。

大步流星,追上巨蟒,抓住他的巨大尾巴,猛人一甩,長達八十多米的巨蟒直接被甩起來。

砸向另一個方向,砸在大量的碎石上。

打得巨蟒不停的發出嘶吼、身上鱗片多處出現破損,還有很多傷口。

趁著巨蟒還未反應過來,順著巨大的蛇身爬上去,來到他的腦袋上,猛的幾拳打下去,打得巨蟒腦袋飆血。

巨蟒還未死,但明顯已經失去戰鬥力,無法行動。

就在這時!

他猛然轉身,看向米津良子。

這一刻!

她慌了,一張妙齡少女的臉頰出現了懼色,拿刀的手都有些發抖。

解決了吉元琥珀,接下來就是解決自己。

自己的實力還不如吉元琥珀呢。

“你在害怕?”葉凡走過去。

渾身是血、身上也是臟兮兮的,不過都是敵人的血。

他露出笑容,在敵人看來這是極大的挑釁。

一步一步走向米津良子。

“你……你難道不怕我們東瀛國三大組織的追殺嗎?”她冇辦法,隻能搬出背後的強大組織出來鎮壓。

葉凡緩緩說道:“怕,我怎麼會不怕呢,不過在他們來之前,我可以殺了你,你不是想讓我見識真正的拔刀術嗎?你的拔刀術確實很強,但還不足以殺我。”

米津良子連連退後幾步,說道:

“就算是要死,我也要在拚一拚!”

話畢,穩定情緒、準備拔刀。

就在這時!

“夠了。”

一道聲音傳來,自天空之上而來,冇有大喝,很平和。

隻見天空之上一道黑影出現。

一位穿著墨綠色衣服的老者出現,身上揹著三把刀,站在虛空之上。

下麵的人都嘰嘰喳喳起來,似乎有些激動。

米津良子急忙單膝跪下,恭敬的說道:

“拜見師父!”

葉凡一下子來了興趣,看向空中,一名老者,看著有幾分仙風道骨,應該是地仙境,並未說話。

老者緩緩說道:“華夏小子,你很強,你把我東瀛國糟蹋成這樣,也算夠了吧?”

葉凡說道:“你就是她的師父山本青木?是來替她報仇的?”

老者輕輕擺了擺手,道:“你走吧!”

“你走吧!”

很平淡的三個字。

在人群中引起軒然大波。

所有人都詫異了。

葉凡也詫異,本以為又是一場大戰,冇想到他居然讓自己走,不禁眉頭一皺,道:

“你真讓我走?”

米津良子不解,問道:“師父,為何?”

山本青木緩緩落下,走到她的麵前,將她攙扶起來,說道:

“他若要走,你們攔不住,你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“師父,您可以出手……”

“我不會出手。”山本青木打斷她的話。

儘管她不理解,但也不好說什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