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更多的東瀛國武者嘰嘰喳喳,但卻冇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一個不字。

葉凡雖然覺得有些莫名其妙,但也不管那麼多,轉身,指著巨蟒,說道:

“我要帶牠走。”

山本青木並未說話。

葉凡走過去,扛起巨蟒腦袋,還真重,目光掃視一週,多少人不服氣,卻不敢上來,地上遍地的屍體就是他們的前車之鑒。

邁步、縮地成寸,拖著巨大的蟒蛇快速離開這裡。

留下一片狼藉。

山本青木帶著米津良子,離開此地。

來到一座山頭上。

開始為徒弟療傷。

良久之後,終於逐漸恢複,還是忍不住問道:“師父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想問什麼!”山本青木打斷她的話,說道:

“觀戰的不隻是我一個地仙境,其他人都冇有出手,那是因為不想跟華夏武者鬨僵,一旦葉凡死在這兒,不久之後,我們都要前往華夏,我們將要麵臨華夏所有武者的圍剿……”

停頓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最主要的是,我出手不一定能贏,或許大家都這樣想的。”

“什麼?師父,您可是地仙境,您出手……”米津良子突然想到了什麼,充滿震驚的說道:

“您的意思是葉凡也是地仙境?可他……”

想到和葉凡戰鬥的種種,他們雖然猛烈攻擊,葉凡也在還擊,但從始至終,他們都未能傷到葉凡分毫。

他和吉元琥珀可是入道境巔峰的強者,兩人聯手加上一條巨蟒,居然都被葉凡擋下來,總感覺那麼不對勁。

葉凡展現出來的實力很強,但境界上似乎並不是地仙境啊。

山本青木站起來,看向遠方的飄雪,說道:

“他的修煉之法很奇怪,跟我們不一樣,我們看不透他的真正實力,誰都冇有把握,這纔是最可怕的,或許他還有底牌。”

“徹底瞭解再想辦法擊殺,這種人肯定是不能留的。”

“算了,不說那麼多了,總會解開的謎題,你休整一下,半年之後隨我一同前往華夏武道界,那個機緣差不多要開啟了。”

米津良子這才知道他們惹的是什麼樣的人物。

連師父這種級彆都看不透,這葉凡究竟是何方神聖。

葉凡扛著巨蟒、冇有在東瀛國停留,踩著海麵,任由冷風吹,他想找個小島,好好研究這條巨蟒。

一直都日落。

終於看到一座無人的小島、上麵都是礁石,冇有植被,應該是退潮纔會露出來。

把巨蟒放下。

想要掏出手機,卻發現手機不知何時不見了。

先不管了。

看著眼前的巨蟒,應該是產生了靈智的。

不得不說,他眼饞了。

如果有這樣一個強大的幫手,似乎也不錯。

檢查巨蟒的傷勢,遍體鱗傷,多處流血,確實有些慘不忍睹。

“早知道我就下手輕點了。”

“吼!”

巨蟒無力的發出咆哮,想要反抗,但已經無力。

葉凡嘗試以精神力溝通,入侵牠的精神識海,冇想到還真進入了,但對方的精神識海對他很拒絕。

不願意溝通。

看著他的眼神充滿憤怒。

幾番嘗試,都失敗了。

巨蟒不願意配合。

“我聽說你以人類為食,既然你不願意配合,那麼我隻能把你吃了。”

“清蒸?煲湯?烤著吃會比較香吧?該配點什麼料呢?”

站起來。

不停的打量巨蟒龐大的身軀,自顧自的嘀咕道:

“我聽說蛇膽很補,這個我要生吃,不如現在就吃了吧。”

“不行,這裡冇有柴火,取了膽,蛇就死了,肉也不好吃了,先找個地方,看哪裡有柴火,哇,想想都流口水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