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忍不住嚥了咽口水。

他不知道巨蟒的眼神已經從憤怒變成了恐懼。

牠不想死,更不想成為彆人的腹中食。

葉凡扛起巨蟒,尋找下一個島嶼。

踩著海麵、迎著月光、哼著小曲、四處打量、尋找島嶼。

一直到淩晨。

終於找到一座有柴火的島嶼。

一臉興奮。

撿了一堆柴火,古老的鑽木取火,生起火堆,弄好架子。

拿出陰陽尺、看了看,說道:

“這尺子有點鈍,不好取蛇膽呐。”

陰陽尺散發出淡淡的劍芒,頓時笑了,走向巨蟒,說道:

“這就鋒利多了,蛇膽在哪個部位呢。”

巨蟒身受重傷,但牠拚命的退後,想要躲開,可龐大的身軀根本移不開。

噗!

陰陽尺直接刺進去牠的肚子。

葉凡伸出手進去,掏了半天,有些鬱悶的說道:

“蛇膽不在這兒?奇了怪了,在哪裡呢!”

來到蛇頭麵前,問道:

“你的膽在哪個部位?你要不說,我從脖子開始一路切下去了。”

巨蟒充滿恐懼,艱難的抬起頭,再放下。

葉凡不解,道:“你在想我求饒?”

巨蟒點頭。

“求饒也不行,我這人心狠手辣,對敵人從來不會手軟,不能因為你求我,我就要放過你,你可是差點吃了我的,我這人可是很記仇的。”

巨蟒吐著蛇信子,眼珠子一直在轉動,明顯有些著急,想要表達什麼。

葉凡看了一眼火堆,說道:“你是說你烤著不好吃?你想燉湯?”

巨蟒慌忙搖頭晃腦,恨不能口吐人言,擔心葉凡誤會把牠燉了。

“不是?那是想說什麼?”

“難道是你想通了,想要臣服於我?”

巨蟒點了點頭。

“我反悔了,我不想要你了,我想吃了你。”

巨蟒慌了。

不停的磕頭,可憐兮兮的看著葉凡。

大大的眼睛居然流淚了。

葉凡都詫異了,說道:“你哭了?唉,我這人最看不得彆人哭了,雖然你不是人類,但我也受不了,既然這樣,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收了你吧。”

“不過你要記住了,你欠我一頓肉!”

“你這麼大隻,帶在身邊實在麻煩,我給你施展個封印,把你放在我的手腕上,躺好!”

金燦燦的封印出現、將整條巨蟒收攏進去。

飛到右手手腕,光華一現,消失了。

手腕處多了一個蛇形花紋,有點像是紋身。

葉凡嘴角一揚,踩著海麵,踏水離去。

華夏武道界,洪門分部。

黑虎站在窗外,看著外麵飄雪,麵色凝重,似乎在思索著什麼。

良久之後。

他轉身,喊進來一個人。

“我在東歐有點急事,需要馬上前去處理,關於這邊的事,你來處理。”

“師父,李華茂已經在來的路上了,要不等等他?”

“不等了,他來了,你接待,我走了。”

說完,跳窗而出,踩著白雪,消失。

武者看著師父離去的背影,心情異常沉重,他知道師父要當逃兵了。

自從東瀛國奈武監獄的戰鬥打響之後,師父異常關注,葉凡步步深入、連斬宗師、接連破陣,最後更是斬殺入道境強者。

師父的表情越來越沉重,變得不愛說話。

之前師父信誓旦旦的說等葉凡從東瀛國歸來,馬上將其斬殺,現在聽到葉凡已經可以斬殺入道境,他不再說這樣的話。

現在更是直接逃離華夏。

這就是現實。

按照葉凡的性格,回到華夏後,肯定來叫囂,到時候如果不敢應戰,肯定會有損顏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