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頓飯吃的很融洽。

傅河第一個走的。

蕭博文和楚明心給葉凡說了很多關於企業的事,目前明凡集團、蕭家如日中天,連沈家都不敢招惹。

一直到深夜。

葉凡和楚明心回到家。

洗了個澡,回到房間,看到楚明心一臉嬌羞的躺在床上,掀開半邊被子,意示葉凡躺過來,眼眸中帶著貪婪。

葉凡一坐下,她直接翻身壓過來,說道:

“現在集團的事已經趨於穩定,我可以懷孕了。”

葉凡聞著她的體香,說道:

“這幾天,我要去港島。”

“好,那這幾天你就在家裡養好身體,等我晚上回來……”

在東瀛國休息了很長時間,葉凡也比較想。

兩人折騰了一夜,一直到天亮,楚明心直接去上班,葉凡接著睡。

接下來幾天,葉凡白天去蕭家修煉基地給巨蟒療傷,晚上回來陪老婆。

夜夜這麼折騰,老婆還給他煲了湯,說是可以增加懷孕機率的,葉凡以醫生的身份告訴他,這不可能,但老婆堅信,逼著他喝了。

“老婆,我來了。”

“色狼,等一下,我們聊聊天。”

“好啊,你知道師姐去哪兒了嗎?”

楚明心突然有點失神,說道:“師姐去找秦傾城了,她說如果我不能懷孕,就撮合你跟秦傾城在一起,讓秦傾城懷孕,葉凡,咱們爭取早點懷孕。”

“這瘋女人,等我見到她,我一定抽她屁股……”葉凡直接無語。

師姐這情商堪憂啊。

看到老婆虎視眈眈、貪婪的雙眼,他知道今晚肯定又是一夜折騰,怪不得這幾天老婆這麼賣力。

原來是內憂外患。

“啊……你壓到我頭髮了……”

港島,機場。

葉凡走出機場,又一次來港島。

這是他第二次來,以前師父帶他來過一次,不過受到師父的約束,哪都不能去,也就是逛逛商場。

本來這一次,程湘芸要陪自己一起來的,但她還在太平洋冇回來。

剛出機場就看到霍芷蘭在等著自己。

“葉前輩,我們又見麵了。”霍芷蘭很熱情的跟他握手。

隻有她一個人來接機。

先帶葉凡去吃點東西,算是接風洗塵,順便講了一下家裡武者的的情況。

本來想讓葉凡休息一下再去的,但葉凡表示不用休息。

直接前往一座島嶼。

這是港島霍家的私人島嶼,也是供奉武者的修煉之地,這地方聚集了三十多位武者,看到葉凡的到來都小聲議論起來。

聽著他們的議論聲,似乎也知道了葉凡在東瀛國的所作所為。

李倩雪和她丈夫霍東昌在島嶼上迎接。

雙方客氣一番。

終於進入正題,召集五個武者,看著冇什麼問題,但身體內有暗疾,嚴重影響到了修行甚至危及生命。

五個人中,有四個人是術法者。

葉凡一一檢查,都是修煉者纔會出現的問題,要麼是經脈出現了問題,要麼是丹田出現了問題,這種疾病區彆於世俗之人,普通的醫生根本治不好,需要懂得武道的人才行。

“你們的修煉功法給我看看。”

五人互相對視一眼,似乎有點不樂意和詫異。

修行功法可是他們的立命之本,不能隨意給人觀看。

葉凡看著他們,說道:

“怎麼?怕我偷學你們的功法?說實話,你們的東西,我還真看不上,你們身體出現了問題,我懷疑是功法導致的。”

一名女子說道:“不可能是功法導致,就我這的功法,不僅僅是我一個人在修行,但隻有我出了問題,其他人一點問題都冇有,說明這是我的個人原因,和功法無關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