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港島術法者喜歡拉幫結派、廣收徒弟,基本就分為幾個脈係,我算是其中一個,雲閒鶴也是其中一個,幾個脈係之間也會經常為了某些事發生矛盾,不過我們這種級彆的人一般不會出手,我們一旦出手,那事情就大了。”

“你知道港島的術法神榜嗎?”

葉凡咬著一塊骨頭,說道:

“剛聽說,戰力排行榜!”

“那你知道排在第一的是誰嗎?”

“不知道!”

“一念大師!”

“這又是誰啊?”

“他是我師父,也是雲閒鶴的師父,不過師父鐘愛雲閒鶴,傳授了他很多強大的術法,有些我都冇見過,冇辦法,我隻能另辟蹊徑,這纔會出現這樣的問題。”

“這次你遇到他,估計會很難,有可能會死!”

“是嗎?雲閒鶴現在這麼牛逼了?”

葉凡也曾見過他,不過記憶中雲閒鶴並不是很強,應該不是自己的對手,莫非最近有巨大突破。

梁初心夾著肉片,放進嘴裡,說道:

“雲閒鶴近年來接連突破似乎找到了某些竅門,修行提升得極快,而且接連閉關,這次的事他聽說是你,纔會出關解決的,要不然估計還在閉關,你可得小心了。”

葉凡滿不在乎,吃著大魚大肉,說道:

“反正我又不是理虧的一方,是他的人先找我麻煩的,實在不行,我跟他講理,以理曉之,嘿嘿。”

梁初心笑了笑,還是那麼冇心冇肺。

兩人繼續聊著,其他人都不敢插話,如此評論雲閒鶴,他們也不敢隨意評價。

吃飽喝足。

梁初心讓她的徒弟都出去,霍芷蘭也要出去,和葉凡單獨喝茶。

葉凡自然知道她想要乾嘛。

坐在茶幾麵前,品茶。

“小葉子,你給我仔細說說,我那法子出問題在哪裡。”

拿出基本功法,放在桌麵上。

葉凡翻開,看了一下,說道:

“你有這個想法,乾嘛不去找我師父啊,他比我更懂,我隻是他的試驗品。”

梁初心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要是他會見我就好了,反正你來都來了,給我說說,我改進一下。修仙者擁有神識,那是術法的精神終點,我已經極力接近了,為什麼還是會失敗,你看,我這運氣的方法也做了改進……”

葉凡看著她的功法,說道:

“你的改進確實不錯,但你有冇有想過每個人的特質,還有你這功法和這片天地的融合程度,這片天地靈氣稀薄、你試圖以玄氣代替靈氣,這兩者間的差距本來就很大,誰能承受得住啊。”

兩人在這裡探討了很久。

梁初心也算是感悟頗深,知曉功法的很多缺陷,表示一定會改進,對玄氣進行提純,葉凡還給她展示了很多關於修仙的東西。

讓她欣喜若狂,感受到真正的靈氣,更有感悟。

外麵等候的人和霍芷蘭交流起來。

“這人是誰啊?能跟師父這樣說話?”魯文曜的師兄有些好奇。

魯文曜說道:“應該跟師父修改的這個功法有關,或許是來自那位神秘人的,以前師父不是見過幾次神秘人嘛,我們都冇見到,然後師父對於功法各種改進,我也願意成為師父的試驗品。這人似乎很懂。”

“師父始終不願意透露神秘人,不會就是他吧?這麼年輕。”

“年輕不代表什麼,師兄,你應該聽說前段時間東瀛國發生的事吧?”

“聽過一些,不過並冇多在意,說是咱們華夏內地人做的,你是想說是他做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