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錯,就是他!”

關於東瀛國發生的事,在港島這邊也有聽到,不過僅限於少部分人特意關注,其他人根本不去關注。

術法者有自己的高傲。

術法者的高傲在於他們可以利用術法越級殺人,封印、陣法都是他們的武器,殺人於無形。

這是他們最大的驕傲。

“他和雲閒鶴一脈有矛盾?”師兄眉頭一皺,有些不解,說道:

“這一脈的人最近可是很得意,神榜上的人都經常被他們挑戰,現在神榜已經被他們占據一半,囂張得很,他惹到這一脈,會死得很慘,剛纔還聽說師父說,雲閒鶴出關就是為瞭解決對付他,我看他冇有活路了。”

“為什麼他安然的出現在港島,卻冇有被追殺呀?”

霍芷蘭說道:“兩位前輩,葉凡這次來港島的目的是為了幫助我們家族供奉解決武疾的事,並不是為瞭解決和雲閒鶴一脈的矛盾,還請兩位前輩不要泄露他的行蹤。”

兩人點了點頭。

“霍小姐,我建議儘量不要讓葉醫生在術法界行走,不要接觸太多術法者,以免身份暴露,會禍及你們家族。”

“謝謝提醒,我會的。”

三人在外麵等候。

一直到淩晨,葉凡和梁初心這纔出來。

對於港島的術法界也算是有個全新的瞭解。

目前港島術法界的領頭人主要是一念大師的幾個徒弟,不過外麵的人並不知道這幾人頂端的術法者是師兄妹關係,連他們很多徒弟都不知道。

每一個領頭人下麵有很多徒子徒孫,自成一脈。

而雲閒鶴一脈的術法者最近比較囂張跋扈,插手不少世俗之事,這也是無可厚非的。

港島本來就不大,世俗和武道世界已經混為一談,互相交錯。

梁初心說了,葉凡既然此次是為了霍家供奉而來,就儘量不要招惹雲閒鶴一脈的人,等神龍組的人過來了再解決。

葉凡表示隻要他們不來惹我,我也不會主動招惹他們。

並且點出了幾個人名讓葉凡特彆注意,都是雲閒鶴一脈比較有實力,而且囂張的人,遇到儘量躲避。

葉凡跟霍芷蘭回到島嶼,已經是天亮。

其他人還在猶豫要不要給葉凡看修行功法,但梁初心這邊送來了五個人,都是因為修行出現問題的。

葉凡直接出手醫治,效果都很不錯,不過要徹底治癒,還需要一定的時間。

忙完已經是中午。

葉凡倒頭就睡。

一覺睡到晚上。

想出去走走,霍芷蘭當導遊。

來到港島的繁華都市,房屋都比較擁擠,街道也不算大,跟內地相比,還是有點差距的。

不過夜景不錯。

來到一處夜市,這裡有很多來自亞洲各國、歐洲各國的特色。

還遇到了很多外國友人,都是世俗之人。

霍芷蘭跟他們打了招呼,還算是比較熱情。

他們隨便找個地方吃東西。

突然之前打招呼的朋友過來邀請霍芷蘭一起去玩,她看了看葉凡,還是婉言拒絕。

“芷蘭,這人不會是你男人吧?看著很普通呀,帶過去給姐妹們認識一下唄。”

“不了,改天吧,改天我請客,還有,他不是我男人。”

“喲。”一名女子來到葉凡身邊,趴下來,扭頭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看你很麵生啊,穿著打扮也不像我們這邊的人,一點都不時尚,帥哥,哪裡來的?”

“內地來的!”

“原來是大陸仔啊,想要追求我們霍家千金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哦,有冇有人教過你,想要搞定一個女人,要先搞定她的姐妹?你不搞定我們,如何搞定芷蘭呢,走吧,一起去玩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