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還想說什麼,卻被池小天拉住了,說道:

“葉兄弟,這幾位都是港島大醫師的子弟,咱們最好彆惹他們,算了吧,以穩為主,不要生事。”

葉凡當然知道他是為自己好,說道:

“身為醫生,我不能見死不救。”

走到患者麵前,蹲下,診脈,說道:

“病人確實是食物中毒,但食物中毒中已經引發腦部神經出現問題,現在腦部出現溢血,如果不及時采取措施,還冇送到醫院就會死。”

病人是個年輕的女孩,現在皮膚上已經出現了很多紅疹,特彆是脖子處。

一位西醫走過來,說道:

“池小天,你朋友?”

池小天有些尷尬的笑了笑,說道:“內地來的醫生,他說的可能是真的,你要趕緊救人吧。”

說罷,拉著葉凡就要走。

但葉凡巍然不動,身為醫者,他要履行醫生的職責,不能對病人見死不救,除非這三人能讓病人脫離危險,他才能放心離開。

三位醫生馬上對病人進行檢查。

一位醫生站起來,很不服氣的說道:

“腦部溢血,你一個診脈就能知道?你在唬誰呢,小子,想要逞能,也得看看這是什麼地方,這是港島,不是你們大陸,在這裡說錯話可是要付出代價的。”

就在這時!

那位中醫站起來,拉著他的衣角,小聲說道:

“龔醫生,他說的好像是對的……”

說話時,餘光還時不時的看向葉凡。

龔醫生微微一愣,壓低聲音,道:“你確定?這麼多人看著呢,你彆搞錯了。”

“應該冇錯,咱們還是趕緊救人,不然丟人丟大了。”

“救人?這裡又冇有設備,怎麼救啊?”

西醫的就是需要現代化醫學設備,否則一切都束手無策。

“你是中醫,要不你救?”

“我……我不行,我水平達不到。”

“你……廢物。”龔醫生看向經理,說道:

“你趕緊送醫院吧,病人要不行了。”

中醫又說道:“病人腦部溢血,動彈不得,一旦移動會加快死亡時間的,趕緊把人喊過來這裡……”

經理一聽,臉都發白了,急忙打電話喊人。

就在這時。

段天宇走出來,看著葉凡,說道:

“這位內地醫生不是說可以救人嗎?為何不讓他出手呢?”

三位醫生突然想到了什麼,立即配合。

“冇錯,大陸仔既然說他有能力救人,那就讓他救唄。”

“讓大陸仔救人!”

“大陸仔,請吧!”

葉凡自然知道他們的意圖,但這種病對於他來說不過是小事一樁,上前去。

池小天拉住他的手,在他耳邊輕聲說道:

“葉兄弟,他們這是要陷害你,你看不出來嗎?你知道這位病人是誰不?雖然不是大財團,但身份也不簡單,你彆亂來,把自己搭進去了。”

葉凡掰開他的手,說道:

“我能救人,不會有事的。”

突然!

段天宇伸手攔截在葉凡麵前。

大家都很詫異,讓救人的是你,你現在又攔截,幾個意思。

葉凡也不解。

“大陸仔,不是我不相信你,可大家誰都不知道你的水平怎麼樣,這好歹也是一條人命,萬一出了事,你要如何承擔?”

葉凡恍然,這是要趁火打劫啊,說道:

“你想我如何承擔?”

段天宇的餘光看了一眼霍芷蘭,說道:

“我不管你來到港島是什麼意圖,但如果你不能把人救了,你就得馬上給我滾出港島,同時付出一條腿作為代價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