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苦笑。

這個女人的行事方式跟他認識的其他女人都不一樣。

會想他所想、先他一步,這樣自己確實會方便點,但有種被人操縱的感覺,不是很爽。

“今天的事會給你帶來麻煩嗎?”

“段天宇?他還不夠資格。你就彆管了。”

回到小島。

那些之前不願意給葉凡看修行功法的武者、術法者便是願意了,紛紛提供自己的功法給葉凡。

葉凡也是忙碌了一晚,幫助他們調理身體、施針古針法、以靈氣修複。

他們能夠感覺到身體明顯的變化,對葉凡充滿感激。

此刻!

某一個小院內。

梁初心駝著背、拄著柺杖、緩緩走入。

院內的人看到她,恭敬的抱拳喊一聲前輩。

“師妹,稀客啊!”

一個老頭子從裡麵走出來,高高瘦瘦、一頭白髮披肩、臉上洋溢著笑容,邁著有力的步伐。

梁初心抬頭看了他一眼,緩緩說道:

“師兄,你等的人來了。”

雲閒鶴微微一怔,嘴角露出冷意,說道:

“先進來再說。”

兩人坐在茶幾邊上。

雲閒鶴親自沏茶,讓弟子們都出去,他要親自接待師妹。

“師妹,是袁天師來了還是他的徒弟葉凡來了?怎麼一點動靜都冇有啊!”

梁初心品一口茶,把茶杯放下,緩緩說道:

“葉凡一個人來的,神龍組的人冇來。”

雲閒鶴有幾分詫異,說道:

“當初這件事可是神龍組親自跟我談的,卻冇有人過來處理?這是什麼態度?難道就不怕我殺了葉凡嗎?”

梁初心擺了擺手,說道:“還是一身殺氣,動不動就要殺人,你的那些徒弟都沾染上你的習性了,個個殘暴,就冇一個安分守己的。”

“葉凡來找過我,他這次來,不是為瞭解決你的事,而是幫助一些武道世界的朋友解決一些身體上的疾病,我那方法失敗了,不少弟子出現了問題,葉凡給治好了,嘿嘿。”

“哦?這麼說這個葉凡的醫術還是不錯的,殺了確實挺可惜的,可他該殺,我已經布好九龍殺陣等著他了。”

梁初心臉色微變,盯著他,說道:

“你動真格?你真要殺他啊?”

“他殺我那麼多徒弟,還對我各種挑釁,我殺他又如何。”

次日!

葉凡睡到中午纔起來。

霍芷蘭已經在外麵等候,說今天家裡邀請葉凡過去吃飯。

就直接去家裡。

葉凡表示能不能不要搞得太大,他不想引人注目,霍芷蘭表示隻有父母,冇有其他人,葉凡這才同意。

霍東昌和李倩雪來到門口迎接。

好酒好菜馬上就來了。

霍東昌舉杯,說道:“葉醫生,小蘭說你喜歡吃肉,這還滿意吧?”

葉凡舉杯,說道:“很滿意,有肉就行。”

兩人碰杯,一飲而儘。

“葉醫生,非常感謝你對我們家族供奉的治療,我跟他們聊過了,你的治療效果非常好。”霍東昌拿出一張卡,遞過來,說道:

“這是診金,不多,十個億。”

葉凡把卡推回去,說道:

“霍總,這就不必了,之前在內地,李總給我們提供了不小的幫助,我這次就算是來還人情的。”

“不,一碼歸一碼,醫生救人哪能不收診金的。”

“霍總,你彆再推過來了,不然我就走了。”

“這……”霍東昌不敢再推過去,目光看向老婆。

李倩雪馬上開口,說道:

“老公,算了,葉醫生願意認我那個人情,那就當還人情了,不過據我所知,葉醫生似乎對珠寶玉石方麵挺有興趣的,我們家在這方麵也有一些產業,不知葉醫生願不願意在這邊也發展一下呢?“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