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稱為杜少的年輕人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,說道:

“彆廢話了,我就要這個,兩萬。”

“不是……杜少,再加點唄!”老闆也是不敢得罪他。

杜少拿出兩萬塊現金,直接丟在地上,說道:

“就兩萬,自己撿!”

葉凡已經在忍了。

你搶我東西,一句話都不說,還這樣侮辱人家老闆,這就很說不過去了。

啪!

快速伸手,打在他的手臂上。

盒子脫離他的手,葉凡快速接住,退後一步,說道:

“這位朋友,這東西我先看到的,你在逼老闆強買強賣之前是不是應該問問我的意見啊?”

杜少看著他,滿臉鄙夷,說道:

“你誰啊?大陸仔嗎?我要買東西需要問你的意見嗎?簡直搞笑。”

這時,葉凡感應到了段天宇的氣息,就在門外的攤位假裝看古玩,餘光看向店內,一臉得意。

很明顯,這是他安排的。

若不是巨蟒有感應,葉凡還真不想跟他發生衝突。

連巨蟒都有感應了,那已經是個好東西,盒子裡肯定另有玄機。

“你是故意來找我麻煩的?”

杜少似乎也注意到他的眼神,已經發現門外攤位的段少,說道:

“大陸仔,你惹了不該惹的人,識相的就馬上滾回大陸去,隻要你答應馬上滾回去,我可以把這玩意兒給你,還給你買張機票,不然你今天會付出慘痛的代價。”

葉凡冷笑,說道:“怎麼代價?是段天宇給你的勇氣?這裡就算不是內地,也是華夏地界,也是有法律法規的,難道你還想殺了我不成。”

“嗬嗬,誰知道呢!”

古玩店內。

杜少吃定葉凡了,就覺得他一個內地來的大陸仔不會有什麼背景,殊不知段天宇並未告訴他,葉凡的背後是霍芷蘭。

一副拽拽的嘴臉,嘴角都歪半邊臉,就是要為難葉凡。

葉凡有些不耐煩,看了一眼店老闆,他卻畏畏縮縮,顯然是不敢招惹杜少,說道:

“老闆,你倒是說句話呀,我先看到的,我也是要買的。”

老闆畏手畏腳,小聲說道:

“靚仔,要不你就看看彆的吧,杜少,你惹不起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這樣,你看上的,我給你打對摺。”

葉凡目光掃視,巨蟒就對這個小盒子有感應,其他都冇反應,說道:

“我就要這個,刷卡!”

杜少一臉譏笑,看著老闆,老闆就不敢刷卡,葉凡直接自己刷了三萬塊過去。

“老闆,錢過去了。”

說著,馬上走出店內。

杜少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大陸仔,你有種啊,哥幾個,出來乾活啦。”

一直埋伏在外麵的兩名大漢馬上站起來,走過來,一臉橫肉,凶神惡煞的模樣,氣勢很足,步步緊逼。

葉凡連連退後幾步,說道:

“怎麼?要打我?”

“打你又怎樣,給我揍他。”

杜少一聲令下,兩名大漢伸手過去想要抓住葉凡。

大漢身型高大、足有一米九,體型巨大,在他們看來,葉凡就是個弱雞,直接就可以拎起來的那種。

“啊……”

葉凡還未動手,旁邊傳來杜少的一聲慘叫。

大漢和葉凡都有些詫異的看過去。

是池小天衝過來了。

他一直和霍芷蘭在對麵的古玩店,注意到這裡的情況,立馬奔跑過來,一拳打在杜少的臉上,直接將他打倒在地。

杜少也是始料未及,嘴角都流血了,回頭一看,怒火中燒,指著他,大聲說道:

“你……池小天,你個大陸仔居然敢打我,老子他媽揍死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