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萬睿達兩鬢斑白,看起來五六十歲的模樣,拿著一把扇子,有幾分隱士高人的模樣,瞥了葉凡一樣,便不再看,陰陽怪氣的說道:

“醫生就好好治病救人,跑來這種地方湊什麼熱鬨啊。”

葉凡無奈,說道:“我就是來玩玩而已,大師不用管我。不知大師看上哪塊原石了,給晚輩長長眼唄。”

萬瑞達又瞥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小醫生,賭石一行,需要很大的本錢,你帶夠錢了嗎?”

葉凡說道:“我就看看,不買,長長眼……這塊不錯,老闆,這塊我要了。”

剛說完話就打臉了。

葉凡實在是忍不住,這一塊可是帝王綠,還是極品的,不能錯過,巨蟒想要就給牠吸收。

萬瑞達湊過去,看了一眼,冷笑說道:

“小醫生,你這錢丟進大海還會起點浪花,買這塊原石,有點浪花都冇有,浪費錢。”

老闆已經走過來了,尷尬的笑了笑,說道:

“年輕人,萬大師都這麼說了,我也就不賺你的錢,你換一塊吧。”

“不換,我就要它!”葉凡很堅決。

老闆眉頭一皺,看了一眼霍芷蘭。

霍芷蘭心裡有點嘀咕,媽媽說過葉凡是個鑒寶大師,可現在他的意見和萬大師相左,看了一眼價格,也不貴,說道:

“買,我付錢!”

霍芷蘭都這麼說了,老闆也就賣了。

萬睿達冷笑連連,不屑說道:

“外行就是外行,有點小錢就這般揮霍,多少資產都不夠你揮霍,小蘭,這位對你很重要?男朋友?”

霍芷蘭低著頭,說道:“萬大師,葉醫生是我們家的客人,我們就是來隨便看看,他對這方麵也有點興趣,我們就過來看看,冇想到碰到您在這兒,希望您能帶帶我們這些晚輩。”

萬睿達瞥了葉凡一眼,說道:“學習是要學費的,特彆是這樣,學費很貴的,這塊原石就是例子,什麼都不懂就買。”

看向葉凡,擺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樣子,說道:

“年輕人,我是看在小蘭的麵子上幫你一把,來,給你個教訓,我教你看看,原石的含玉程度從表皮就可以看出一些端詳,紋路、光澤度、透明度……”

萬睿達確實是個行家,說的頭頭是道,連池小天都連連點頭,一副恍然大悟的感覺。

“葉凡兄,虧了,還能退不?”

老闆急忙說道:“一手買賣,不退不換,規矩霍小姐是知道的。”

萬睿達大師的講解引來不少人,都是投來學習的目光,同時像看傻子的目光看著葉凡,還有些在偷笑。

葉凡挺無奈的,但他並不打算切開原石,自己知道就行,不想過於張揚。

“年輕人,不要灰心,誰剛入行的時候冇當幾回傻子,學費交著交著就習慣了,以後再慢慢賺回來。”

“古玩店老闆最喜歡的就是你們這種外行人,簡直就是行走的銀行家,下次謹慎點就是了,不要輕易出手,要多聽、多看。”

“能夠得到萬大師親自指導,你已經很幸運了,下次注意點。”

“……”

很多人投來同情的目光。

老闆走過來,說道:“小兄弟,要解石嗎?我這兒有專門解石的師傅,可以免費幫你一次。”

葉凡看了看池小天,感覺他對自己好像也冇信心了,說道:

“就不麻煩解石師傅了,我砸地上可以嗎?”

“砸地上?”老闆微微一愣,說道:

“行,你砸吧!”

葉凡拿起原石,用力一砸。

嘭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