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原石四分五裂,分出很多碎片,一塊塊綠色晶瑩剔透,晃得眾人直驚呼。

“這……綠……出綠了……”

“這純度……晶瑩剔透……這是帝王綠呀……”

“怎麼……萬大師不是說這是塊廢料嗎?怎麼出了帝王綠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在場眾人無不震驚。

難以置信的看著地上的碎片,老闆、霍芷蘭等人也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。

萬睿達臉色蒼白、連連退後幾步,難以置信的看著地上的碎石,手中的扇子都快要掉下來了。

霍芷蘭蹲下,撿起一塊,說道:

“這是帝王綠……這純度,可以算得上是極品,這……萬大師……”

萬大師的臉被打得賊疼。

剛剛還一副為人師表的教訓人,高高在上的模樣。

現在卻結巴說不出話來。

“這怎麼可能呢……”萬睿達蹲下,撿起一塊碎石,仔細觀察,又接連退幾步,道:

“打眼了,打眼了……冇想到今天被鷹啄了眼。”

池小天頓時就激動了,趕緊撿起所有的碎石,抱在懷中,一臉心疼的說道:

“葉凡,你這……這都碎了,不值錢了,做不了好的飾品了。”

就在這時!

一位大肚便便的男子上前,露出笑容,說道:

“小兄弟,眼光夠犀利的,你這些碎石,我二十萬買了,你看如何?”

“賣!”池小天立馬幫葉凡回答。

買來才五萬,這才一會兒功夫就賺了十五萬,簡直就是撿錢啊。

“不賣!”葉凡一口回絕。

男子依舊保持著笑容,說道:

“小兄弟,你這都碎成這樣了,已經達不到帝王綠的價格了,這樣,我再加五萬,二十五萬,怎麼樣?”

葉凡依舊搖頭,說道:“這不是錢的事,我有用。”

“行吧,小兄弟,咱們交個朋友,這是我的名片。”

葉凡接過名片,看了一眼:杜永春。

“小兄弟,咱們有緣再見!”

走了。

葉凡並未理會,將名片放進褲兜。

萬睿達走過來,問道:“葉醫生,你是怎麼知道這塊原石裡麵是帝王綠?有什麼根據嗎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隨便猜的,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。”

“……”

萬睿達從未見過這樣買原石的,難道真的是偶然?

葉凡說道:“小天,拿好了,咱們繼續看,這裡以後就是咱們的戰場。”

終於冇有人對他產生質疑。

接連買了很多原石,霍芷蘭跟在後麵不停的刷卡,老闆看到大財主,親自接待,心裡樂開了花。

不過葉凡冇有在這裡解石。

不過他選擇的每一塊原石,萬睿達都會仔細端詳,有些看不懂。

“一塊都不解?”老闆也想知道之前那塊原石是不是偶然。

“不解!”

葉凡就是不打算解石。

今天買原石就買了一個億,震驚整個古玩市場。

大財主!

更是把砸出帝王綠的事進行宣傳,葉凡算是在古玩市場出名了,但很多人隻聞其名不見其人。

葉凡帶走幾個,剩下的統一幫忙拉去。

“芷蘭,你跟小天處理,對了,你爸不是說可以幫我我們嗎?你帶小天去見見你爸,安排一下吧。”

“你不跟我們一起嗎?”

“不了,我直接回島。”

“可是……葉醫生,我擔心段天宇不會就這麼輕易放過你的,你還是跟我們一起走吧,至少有我在,他不敢把你怎麼樣。”

葉凡笑了,說道:“就算你不在,他能把我怎麼樣?”

“行吧,不過彆打死了,隻要人不死,我們都可以幫你解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