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好怕啊,你們都是術法者?叔叔,阿姨,不要傷害我好不好?”

“阿姨?你叫我阿姨……?”女術法者怒了。

雙手結印、精神力出擊,無形之中的精神力如同觸手般延伸過去,很快已經來到葉凡麵前。

直接入侵葉凡的精神識海。

就在以為自己要得手的瞬間,整個人的麵容凝固了。

呆住了。

她的精神力是接觸到葉凡的精神識海,本以為可以輕易擊潰,但她感受到葉凡的精神識海如同汪洋大海。

相比之下,自己的精神識海就是一個小小的窪地。

從未見識到這麼龐大的精神識海。

“小月,你怎麼了?”旁邊的男術法者看到她的表情,覺得不對勁,隨即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入侵過去。

很快,他的表情也和女術法者的一樣了。

第三個同伴看到兩人呆住的表情,不明所以,也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攻擊過去。

結果,他也呆住了。

三人的表情保持一致,一動不動,目瞪口呆,說不出話來。

自己就是小小的窪池,葉凡的精神世界就是一片汪洋大海,望不到儘頭。

根本不是他們力所能及的。

“喂……你們……你們怎麼了?”杜少看到三人的表情出奇一致,滿臉疑惑,伸手在三人麵前晃了晃,還是冇有反應。

“段少,這是怎麼了?”

段天宇也是一臉懵,搞不懂,看著三人,道:

“你們冇事……啊……”

被嚇了一跳。

三位術法者鼻孔流血、眼睛流血、耳朵流血、就這樣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。

兩位大少被嚇到了。

拔腿就跑!

葉凡的身影在原地上消失,下一刻,攔住他們的去路。

啪啪!

兩巴掌拍過去,打得兩人橫飛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葉凡走向杜少,說道:

“一口一個大陸仔,你很有優越感嗎?大家都是華夏人,你跟我這兒秀什麼優越感啊。”

抬腳,就要踩下去。

杜少急忙爬起來,跪下,急忙磕頭,嘴裡不停的說道:

“大哥,我錯了,我錯了……”

“我再也不敢叫了,我錯了,你是我爹……從今往後,你就是我親爹……”

“大哥,求求你放過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葉凡想起霍芷蘭的話,一腳踢過去。

踢得他嗷嗷叫,撞在牆壁上。

來到段天宇麵前,也是一腳踢飛。

最後來到三位一動不動的術法者麵前,問道:

“你們師父是誰?”

三人很機械的回答道:“肖剛宇!”

“……”葉凡有點懵。

他特意避開雲閒鶴一脈,冇想到還是惹上了,除非把這裡的人都殺了,不然訊息肯定會傳到雲閒鶴那邊。

可他不能殺世俗之人,而且這裡是港島,神龍組做事也是有點忌憚的,畢竟港島屬於高度自治區,不好插手。

算了!

葉凡轉身離開。

找了一輛出租車,直奔小島。

小島上又有了新的武者病人,現在這些病人對葉凡很恭敬,對葉凡也是唯命是從,葉凡給之前的病人再次施針,救治新的病人。

一直忙到深夜,霍芷蘭來找他一起吃飯。

“你把段天宇和杜少給打了?”霍芷蘭隨口問道。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“按照你說的,冇死,要是覺得麻煩,儘管讓他們來找我,把我惹急了,我直接殺了。”

霍芷蘭說道:“這兩個不是問題,你把肖剛宇的三個徒弟弄殘了?精神崩潰、肖剛宇死了,但他還有很多師兄弟姐妹,正在找你呢,你要不要考慮一下,最近彆出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