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“不出門是不可能的,我又不怕他們,反正我跟雲閒鶴總要有一戰的。”

“什麼?葉醫生,你要和雲閒鶴打一架?你可知他在術法神榜排第幾?”

“第幾?”

“第三,那可是港島術法者金字塔頂端的人物,你會死的……”

太平洋。

一望無際的海域碧波盪漾、鹹鹹的海風吹拂。

這裡有一座島嶼,浪花拍打在沙灘上,很多人在沙灘上嬉鬨,修行,有各種膚色的人。

這些都是剛從東瀛國奈武監獄出來的人。

按照計劃,隱藏在茫茫的海域中,這個島嶼,在世界地圖上根本找不到,他們也是偶然找到的。

一艘巨大的遊輪剛剛馳離,不少人已經離開。

“又送走一批。”陸瑤看著逐漸遠去的遊輪,來到程湘芸的身邊,說道:

“坊主,我們什麼時候走?這裡已經不需要我們了。”

程湘芸轉身,看向茫茫海域,說道:

“咱們不會大陸,直接去港島。”

陸瑤偷偷一笑,說道:“你就這麼迫不及待想要見到葉凡?”

“你說什麼呢,我這是要跟他去解決雲閒鶴一脈的事,我有正事呢,怎麼到你這兒我就變樣了。”

“嘿嘿,當初咱們剛離開東瀛國,要不是我拉著你,你都要跑回去跟葉凡並肩作戰了,就算是安全離開東瀛國,你也一直都在擔心他,直到華夏那邊的人聯絡上咱們,得知葉凡安全返回華夏,你的臉上纔沒有擔憂的神色,我可是都看在眼裡的,青龍前輩也看的很清楚。”

程湘芸臉頰緋紅,儘量平複自己的情緒,保持高冷,說道:

“葉凡為了救人,身陷險境,我擔心他有錯嗎?他是我引薦進入神龍組的,我總得對人家負責吧?”

陸瑤笑了笑,說道:“總是拿這個來當藉口,他又不是你唯一引薦的人,也不見你對其他人這麼負責。”

“好了,能不能換個話題。”程湘芸被她說的害羞了,道:

“你說葉凡會不會一個人在港島已經跟雲閒鶴的人打起來了,他那性格,傅河怎麼會讓他一個人去港島呢,真不讓人省心。”

“嘻嘻,坊主,你這跟葉前輩還冇有什麼呢,就對人家關東關西的,我可聽說了,男人最不喜歡被人管著,你這樣會適得其反的,男人要放養。”

“你……你怎麼又說這個了?”

就在這時!

青龍走過來了,兩人也不打鬨,保持平靜。

“湘芸,一個小時後會有一艘船過來,你們倆和醫生們都先回去吧。”青龍看著茫茫大海,說道:

“很多國外武者都已經離開,宗師更是不等船隻,踏水而行。傅河說葉凡一個人去港島了,擔心他的性子會把事情弄糟,希望你過去牽製一下他,咱們內地和港島一定要保持和睦,隻要雲閒鶴的人不先動咱們,咱們不要主動惹事,當然,如果他們招惹你們,咱們也不怕事,可能蒼龍會跟你一塊去。”

程湘芸說道:“我想直接從這裡前往港島。”

“不行,一艘船不能隻送你一個人,還有很多咱們華夏的醫生要跟你們一起離開呢,你們身為武者,負責把他們安全送回華夏大地。”

“好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港島。

段天宇和杜少已經躺在醫院,痛苦不已。

兩位術法者走進病房,眼眸冰冷,盯著兩人。

“是誰?”

“是大陸仔,一個大陸仔,一定要殺了他……”

“叫什麼?可有照片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