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叫什麼?”段天宇居然不知道,看向杜少,杜少也表示不知道,有點懵,一直都喊大陸仔,卻不記人家的名字,突然想到什麼,急忙說道:

“池小天,你找池小天就能找到他,那個大陸仔和池小天混在一起。”

“池小天又是誰?”

“池小天是誰……我有他電話,還有照片。”

兩位術法者拿到照片和電話就離開了。

杜少露出笑容,說道:

“段少,這兩個大陸仔死定了,這回惹到雲閒鶴一脈的術法者,他們冇有活路了,嘿嘿。”

段天宇一臉得意,說道:

“肖剛宇和朱隆關係非常鐵,肖剛宇死在內地後,他的弟子都給朱隆管理了,如今肖剛宇的徒弟被弄成瘋子,朱隆肯定震怒,我看大陸仔這回還能跳多久。”

杜少突然想到什麼,說道:

“段少,那個大陸仔背後好像是霍家,我聽說了,在古玩市場,他花一個億買了很多原石,但都是霍芷蘭付的錢,看樣子關係不一般呐,你說霍家會不會出來當和事佬啊?”

段天宇咬牙切齒,說道:

“霍家就算再強,也隻是世俗家族,不過是有少量家族術法者和供奉而已,跟雲閒鶴一脈相比,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,無須擔心,肖剛宇的死已經成為雲閒鶴一脈的一根刺。”

關於這一切。

作為當事人的葉凡並不知道。

給病人施針之後,已經出去,和池小天共同商議經商大計。

買了很多原石回來。

打算召開一個拍賣會,目前已經在打廣告,霍家幫忙。

池小天在經商這一塊也是蠻有頭腦的,策劃文案、執行、招人、什麼都會做,而且事事力求親力親為。

看得葉凡都覺得累,他卻很有乾勁。

“葉凡兄弟,廣告語我已經打出來了,你確定嗎?”池小天看著廣告語上的話:每一塊原石都是帝王綠。

這可是關乎信譽問題。

當時葉凡在古玩市場花費一個億買了大量原石,也有了小小的轟動,如今再放出這麼一個訊息,再次在古玩界引起轟動。

都覺得不可能。

葉凡大師,從未聽聞這麼一號人物。

就算是萬睿達都有打眼的時候,不信葉凡買這麼多原石都能買到帝王綠。

葉凡肯定的說道:“我說的冇有錯,你今天解開的原石,不都是帝王綠嘛,不過你要注意的是彆讓人那彆的原石混進來,一旦發現,你一定要告訴我,這些原石我都做了記號的,咱們第一次開門做生意,不能被人搞砸了。”

就在這時!

池小天接到了一個電話,目光看了看葉凡,堆滿笑容的臉頰有些凝固,掛了電話。

“葉凡兄弟,你是不是打了術法者?”

葉凡也是微微一愣,說道:“找上你了?這關你什麼事啊,怎麼找上你了?”

池小天愁眉苦臉,說道:“咱們還是聯絡一下霍小姐吧,說不定她能幫忙從中周旋一下,你找個機會,趕緊回內地。”

葉凡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,說道:

“不關你的事,好好做生意,我會解決的,剛剛給你打電話那個號碼給我。”

“葉凡……”

“聽話!”

“大東山見!”

葉凡打電話過去,跟對方約定見麵地點。

不想牽扯池小天。

他剛一離開,池小天就馬上給霍芷蘭打電話過去。

霍芷蘭正在買藥的路上,準備送到小島內,聽到訊息,急忙趕往小島,同時將這件事彙報給父母,希望父母幫忙周旋一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