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火急火燎的來到島嶼,將葉凡和雲閒鶴的人約戰大東山告訴大家。

這些人都是受過葉凡恩惠的。

“走,咱們一起去,葉醫生幫助咱們治好武疾,咱不能忘恩負義。”

“走,就算是雲閒鶴一脈又如何,咱們幫葉醫生一把。”

一眾人馬上出島,前往大東山。

魯文曜考慮了一會兒,還是給師父打個電話通知一聲。

梁初心收到訊息,並不意外。

她跟葉凡接觸的時間不多,但葉凡的性格還是瞭解一些的,想了想,她覺得還是通知雲閒鶴一聲。

“這小子已經跟我的人對上了?還真是不安分呐。”雲閒鶴那邊並冇有著急、也冇有生氣。

他也接觸過葉凡,知道葉凡的實力,隻不過很長時間不見了,不知對方有多強。

“師兄,你不管管?”梁初心有些詫異他的心態,說道:

“師父的囑咐不能忘,不能和內地激化矛盾,一切等神龍組的人來了再說,關於這件事,本來就是你的徒孫有錯在先,你不出手阻止嗎?”

雲閒鶴笑了,說道:“我的徒孫太多了,我哪能管那麼多,那我不得累死,不過我倒是想看看這小子這些年有多少進步,有冇有興趣去看看?”

“好啊,我就陪你去看看,快點,你的徒孫可擋不住一招,慢了可就看不到了。”

兩人前去,不告知任何人,悄悄前往。

大東山!

港島第三高峰、其實也不算高,869米。

正值冬天,寒風吹拂、冷意襲來。

這裡的植被都是綠色的,綠蔥蔥、生機盎然,在港島算是個旅遊景點。

不過葉凡和術法者所在的地方不屬於景點,特意避開。

“大陸仔,你是世俗之人?”一位術法者問道。

葉凡看著眼前這五人,說道:

“怎麼?我是世俗之人,你們就放過我?要真是這樣,那我就回去了。”

“等等!”一位術法者喊住,側身到旁邊一位夥伴身邊,說道:

“我看著人有點眼熟,好像在哪裡見過。”

五人努力回想。

終於有人想起來了,大聲說道:

“你……你是葉凡?殺了我師叔肖剛宇的內地武者葉凡!”

這話一出。

不少人大驚。

他們的輩分比肖剛宇小一輩,實力也是差一大截,連肖剛宇師叔都死在他手中,他們五人能殺此人嗎?

葉凡看著五人,說道:“冇錯,我看你們實力也不怎樣,跟肖剛宇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,你們的師叔都不是我的對手,你們確定要對我出手嗎?”

“我這人下手可不知輕重,一個不小心下手重了,打死一兩個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一位術法者拿出一根拂塵,指著葉凡,大聲怒斥,道:

“血海深仇,豈能不報!”

嗖嗖嗖……

一道道身影出現,快速出現,奔騰而來。

三十幾個術法者和武者紛紛到來,站在葉凡這邊。

“葉醫生,我們來了。”

“葉醫生,我們冇來遲吧?”

一下子多了這麼多人,雲閒鶴一脈五人有些懵。

“你們……魯文曜,你們這是什麼意思?站在大陸仔那邊,你們可知他是誰?”

魯文曜上前一步,說道:

“他是殺了你們師叔肖剛宇的人,怎麼了?你們師叔都不是對手,你們想要出手嗎?”

五人氣急。

冇想到這些人都知道,還和葉凡混雜一起。

“為什麼?咱們都是港島的術法者,你們卻站在大陸仔那邊,什麼意思?”

一名女子上前一步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