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馮會長說了,給我們介紹一些朋友,對三天後的拍賣會有幫助,說不定這也是朋友之一吧。”

旁邊還有幾輛豪車。

兩人跟著服務員走進去。

來到一個亭子下麵,擺在這兒吃,四周都是玻璃、可以看到外麵的燈光,給人視野很空曠的感覺。

若是夏天,四周玻璃都可以收起來,那才叫涼快。

裡麵已經坐了五六人,李倩雪赫然在列。

看到兩人的到來,這些人都有些詫異,不過馮陽冰趕緊站起來,指著兩個空位,說道:

“來,來,我給你們介紹一下。”

“馮會長,我認識他。”一中年男子站起來,看著葉凡,說道:

“小兄弟,還記得我嗎?我給過你名片的,我叫杜永春。”

葉凡這纔想起,在古玩市場時,匆忙相遇,笑了笑,說道:

“記得,杜總!”

杜永春笑了笑,說道:

“我剛纔聽馮會長說,我就隱約猜測是你了,冇想到還真是,這麼快就又見麵了,緣分呐,隻可惜馮會長這下手得也太快了,已經把你拿下了,哈哈哈。”

李倩雪看到葉凡和池小天,有幾分詫異,不過剛纔馮會長的介紹,他已經猜到了一些。

她不著急說話,也想看看這些人的態度。

馮陽冰笑著說道:“冇想到杜總和葉大師之前就認識了,緣分,我給各位介紹一下,這位是我馮家剛剛簽約的鑒寶大師,想必前不久在古玩市場買了一個億的原石,大家都聽說了吧?”

一位中年男子挑了挑眉,說道:“聽說了,說是一個內地的小子,冇想到如此年輕,居然也能稱為大師,馮會長,我聽說他當時就打了萬睿達大師的臉,你不能因為一次偶然的帝王綠就聘請一個年輕人吧?”

馮陽冰笑了笑,說道:“葉凡,這位是英年金融的黃英年黃總,對古玩很感興趣,在咱們古玩行業也是赫赫有名的收藏家。”

“黃總,三天之後的拍賣會就是他們要弄的,到時候還請賞臉,過去湊湊人數,年輕人創業,咱們要多加支援嘛,從內地千裡迢迢過來也不容易,不要這麼輕易否定年輕人嘛。”

黃英年不再說話,不過那表情明顯不給麵子。

他來這裡,那是給馮陽冰的麵子,還以為認識的會是跟他一樣級彆的人物,冇想到是兩個毛頭小子。

馮陽冰有介紹了其他人,都是港島的大佬級彆人物,都跟古玩行業有關。

最後介紹的是李倩雪,說道:

“這位是來自古玩世家李家的李倩雪李總,李家占據了珠寶玉石的半壁江山,還希望李總以後多多提攜後生。”

李倩雪站起來,拿起酒杯,說道:

“我認為後生創業不容易,咱們應該多多給予鼓勵和支援,三天後的拍賣會,我一定到場,來,我敬兩位年輕人一杯。”

看到李倩雪主動敬酒,馮陽冰很是開心,意示兩人趕緊站起來。

兩人站起來。

碰杯!

一飲而儘。

黃英年看著三人敬酒,眉頭一挑,他看到李倩雪的酒杯比放得比葉凡的酒杯低一點,難道是不小心?還是有意為之?

不由得多看一眼葉凡,隻看到他始終保持一臉平靜,並未有過多的表情。

池小天拿起酒杯,站起來,說道:

“各位前輩,今天承蒙馮會長的邀請,有幸認識到各位前輩,我敬大家一杯,我們是新公司、日後還得向各位前輩學習……”

不得不說,池小天打的官腔還是可以的,一頓恭維的話說的臉不紅心不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