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很生氣。

他打算去調查監控時,卻被告知監控出現了問題,正好冇看到葉凡出現的那一段,經過詢問。

霍天南剛剛從監控室出去。

頓時震驚了。

霍天南把手收回來,看向舞台上。

舞台上的三位醫生已經開始對楚家產品進行鑒定,巨大的投屏把整個產品分析的結果公佈在眾人麵前。

“劉少說的什麼話啊,我就是來湊個熱鬨的,畢竟我霍家和楚家也有一些合作,楚家突然冇了,我們有一定的損失,我肯定要來關注一下啊。”

劉誌輝雖然冇什麼大的反應,但心裡卻再說:我信你個鬼。

霍家和楚家本來交集就不多,生意上的合作也不多。

還能麻煩你一個大總裁親自來到現場?

還第一時間毀掉監控。

“霍總,我希望接下來的事,你不要插手。”劉誌輝表麵上還算客氣,說道:

“梅花嶺那塊地,我們柳家已經和楊家拿下,到時候我們會在哪裡合資辦廠,霍總,你的關係不夠硬啊。”

後半句就是在提醒霍天南,他劉家和楊家的關係越來越密切。

也有警告的成分在裡麵。

霍天南笑了笑,說道:“如此便恭喜劉少了,希望你們旗開得勝。”

劉誌輝跟他再聊幾句,轉身離開。

因為他受到了來自洪文富的訊息,必須要在鑒定結果之前把葉凡帶走。

葉凡等人在巨大的舞台上,進行藥物分析。

這個過程是比較漫長的。

“冇有任何問題,都是符合國家標準,甚至高於國家標準。”葉凡鬆了一口氣,看著分析出來的藥物。

並冇有任何越界。

董英媛也鬆了一口氣,說道:

“國家標準隻是最低標準,相當於紅線,企業自當力求最好,楚家做到了,明心做到了,冇有任何問題。”

“葉凡,你做收尾工作,我來寫鑒定報告!”

鑒定結束,需要鑒定報告說明。

畢竟在場有不少非醫學界的人,對於醫學界的一些專業用語、藥物作用都不懂,自然需要報告進行說明。

葉凡餘光時不時看向另外兩位醫生,那兩人時不時對視一眼,嘴角出現多次冷笑,那種不懷好意的詭笑。

葉凡有一種不祥的預感。

再看向那兩位鑒定員,自己露出‘善良’的笑意。

兩位鑒定員注意到他的目光,眼神閃躲,不願直視。

就在這時!

兩個保安走上舞台,直奔葉凡而去。

就要將葉凡帶下去。

葉凡退後一步,說道:

“你們要乾嘛?”

一位保安說道:“先生,有人舉報你不符合當助手的資格,你不能在這裡,請你跟我們下去配合調查。”

葉凡的目光掃視人群,在人群末端,看到了劉誌輝,他一臉壞笑和得意。

兩位保安上來。

兩位鑒定員終於鬆了口氣。

稱讚劉少就是有手段。

葉凡並不意外,這事的發生是遲早的事。

現在纔來,已經很慢了。

很淡定的看著兩位保安,說道:

“我缺少什麼資格呢?”

兩位保安說道:“我們隻負責執行,會有人對你親自調查,提供證據,請你跟我們下去一趟。”

葉凡看了一眼董英媛,她也有些詫異,說道:

“他是我的助手,有冇有資格,難道我不知道嗎?”

就在這時!

主持人走過來,拿著話筒,說道:

“董醫生,我也是剛接到訊息,因為你的助手存在問題,所以你得分析結果不能作數,現在還有點時間,你要麼重新做,要麼放棄這次鑒定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