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池小天,我們倆都是內地來的,有種親切感,剛開始我也就以他鄉遇故知的朋友身份跟他相處,不過接觸下來,我覺得他這個人值得交,特彆是在古玩市場的時候,看到彆人打我,他二話不說,直接出手打彆人,從那一刻開始,他就是我兄弟。”

李倩雪點了點頭,說道:“那我明白了,我有個侄女正好單身,我覺得挺適合他的,拍賣會那天,我帶過去讓他們認識認識,不過成不成,得看他們自己,我不會過多乾涉。”

雲閒鶴、梁初心兩人來到一片潔白的海灘,看著碧波盪漾的海麵,身上散發出淡淡的光芒,抬腳,邁步,踩著海麵走過去。

身後的弟子們止步於此,看著師父遠去。

兩人的表情有些嚴肅,走向海域的遠方,速度越來越快,如履平地。

“師兄,你知道什麼事嗎?”

雲閒鶴搖了搖頭,說道:“師父已經有三十年冇有召見咱們了,這次突然召喚,我也猜不透。”

兩人不知走了多久。

回頭,已經看不到海岸。

前方是一座島嶼。

島嶼內,樹木叢生、綠植遍佈整個島嶼、冇有現代化建築、隻有一件茅草屋,茅草屋前有一個光頭老漢拿著鋤頭在鋤地,滿頭大汗淋漓。

兩人來到老漢麵前,微微鞠躬,異口同聲喊道:

“師父!”

此人便是港島術法界神榜第一的一念大師。

光頭、老態龍鐘、長長的鬍子,拿著一把鋤頭,聽到兩人的叫喚,並冇有停止鋤地,隨口說道:

“袁天師的徒弟來了?”

兩人內心有些詫異,原來師父為了葉凡,不過一個小輩,怎麼會引起師父注意呢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因何而來啊?”

“弟子有一名徒兒前往內地時,被他殺了。但他是神龍組的人,神龍組親自出麵要單獨解決這件事,不希望事情鬨大。”

“那你把戰帖發在論壇上?”

聽到這話,雲閒鶴直冒冷汗,急忙說道:

“師父,弟子一時意氣用事,我……”

一念大師笑了笑,依舊在鋤地,說道:

“無礙,袁天師的徒弟,殺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兩人都有些愣住了。

他們還算估計港島和神龍組之間的關係,卻冇想到師父直接下了誅殺令。

一念大師停下手中的活計,挺直腰桿,看著他,說道:

“怎麼?你殺不了?”

雲閒鶴還是有些冇反應過來。

一念大師繼續說道:“初心,你幫他。”

雲閒鶴急忙說道:“師父,不是,我可以殺,隻是這會不會挑起和神龍組的矛盾啊?”

一念大師往茅草屋走去,來到一茶幾麵前坐下。

梁初心急忙幫他沏茶。

他端起茶杯喝一口,說道:

“神龍組又不是冇死過人,殺個人不會有什麼事的。”

梁初心忍不住開口了,問道:“師父,弟子鬥膽一問,為何要殺?隻因他是袁天師的人?”

一念大師看著她,緩緩說道:“初心,你的領悟力不錯,就是在修行路上差了點,我知道袁天師找過你研究修仙之道,小心不要把自己搞出問題。”

梁初心虛心接受,說道:“多謝師父關心。”

一念大師看向遠方,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你們對袁天師應該不是很瞭解,我給你們講講,在隋朝之前,他叫王詡,也就是後人稱為鬼穀子,隋朝之後,改名袁天罡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兩人震驚不已。

名流千古、古之聖人,冇想到居然還活著,還是曾經見過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