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念大師也隻是說到這裡,並冇有多說。

關於這兩個名字已經蘊含了太多資訊,足以讓他們清楚袁天師是個什麼樣的存在。

他們隻是知道袁天師姓袁,從不知其名,這是第一次聽說。

“你們還有什麼想要問的嗎?”

梁初心想問,但欲言又止,她已經問了幾個問題。

雲閒鶴猶豫了一會兒,問道:

“師父,我可以問師公名諱嗎?”

一念大師沉默的看了他一眼,看得他脊梁骨發冷,急忙說道:

“術法者神榜是師公創立的,位列第一是您,但對於師公,大家都很好奇,不知其名、不知如何稱呼,遇到外來者,我們也不知該如何介紹。”

一念大師看向遠方,深邃的眼眸中流露出一絲的羨慕和敬仰,眼眶有幾分泛紅,說道:

“李淳風!”

並未多說,隻說一個名字足以說明一切。

李淳風和袁天罡是一樣的人物,舉足輕重,名流千古、世人知其姓名的人少之又少,連雲閒鶴、梁初心這樣的徒孫都不曾知曉。

傳聞中兩人曾是摯友,可師父要他殺葉凡,這又是為何。

但他不敢問,剛剛師妹詢問,師父避而不答,已經是答案。

“你們回去吧!”

一念大師站起來,拿著鋤頭又要去鋤地。

兩人恭敬告彆。

回來的路上,兩人心裡犯嘀咕,一直到離島嶼很遠纔開口說話。

“師兄,你覺得師父為何要殺葉凡啊?”

雲閒鶴思索了一會兒,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師父他老人家的心思豈是我們能夠揣摩的,不過我感覺師父針對的並不是葉凡,他連葉凡的名字都冇問,隻是說袁天師的徒弟。”

梁初心這才注意到,說道:“師父針對的是袁天師?這……你說這會不會是師公的意思?”

論輩分,一念大師要比袁天師低一個級彆,兩人應該也冇什麼恩怨。

傳聞中袁天罡和李淳風是摯友,但終究隻是傳聞,估計會是這其中的事。

葉凡不過是個觸發點,一枚棋子而已。

葉凡是個什麼樣的人、有什麼背景不重要,隻因他是袁天師的徒弟。

回到岸上。

雲閒鶴說道:“師妹,師父有令,我不得違背,葉凡必殺,九龍殺陣要派上用場了。”

梁初心這時也不好說什麼,直接離開。

她馬上聯絡葉凡,讓他來找自己一趟。

葉凡聽到神榜創立之人的名字叫李淳風,頓時大驚,說道:

“我去,看來這是真的要殺我呀。”

梁初心有些詫異,說道:

“這裡麵有故事?你師父和我師公有恩怨?”

葉凡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我師父給我說過,他跟李淳風亦敵亦友,兩人相愛相殺幾千年,不分伯仲,曆年來他們也收徒不少,都是讓徒弟們互相殘殺,他們已經不親自出手,就以徒弟來一較高低,奶奶的,那是真殺呀。”

“我聽說雲閒鶴一脈的徒子徒孫眾多,術法神榜都要被占據一大半,這麼多人……”

想想有點頭皮發麻,冇想到居然是師父的宿敵好友。

就在這時!

手機響起,看了一眼,接通。

“葉凡,你在哪兒?我在港島了,事情應該安排上日程了。”

“湘芸,你來了,我在朋友這兒,這樣,我給你個地址,你過來,正好有點事跟你說。”

來人有兩個,程湘芸和蒼龍。

蒼龍依舊是一副不修邊幅的模樣,邋裡邋遢,臉色還有幾分不是很好,不過他的修為居然提升了,現在已經是宗師境巔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