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馮會長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龐大師說得有理,但我們不能聽從段天宇的一麵之詞,這件事我會馬上跟消費者協會的高層召開會議,在三天內給港島人民一個答覆。”

龐剛旁邊的一位年輕人站起來,說道:

“馮會長,你這麼說的話就偏袒池小天了吧,你不信段少的一麵之詞,卻信池小天的一麵之詞,依我看,現在馬上停止拍賣會,並且上報政府,將這個公司的高層永遠列入黑名單,以後都不得再踏入港島半步。”

其他位置也有人站出來,附和說道:

“我認同這個做法,今天騙我們買原石,明天騙我們買食品,萬一我們那天死在他們手裡了呢,那就一切都遲了,這樣的人要堅決趕出港島。”

“趕出港島,把他們趕出去!”

呼聲越來越高,越來越整齊。

拍賣台上的段天宇露出得意的笑容,這就是他想要的結果。

悄悄來到池小天的麵前,小聲說道:

“大陸仔,跟我作對,我看你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,彆以為你們能平安走出這裡,你們會引起群憤,被群毆,嘿嘿。”

池小天露出邪魅的笑容,說道:

“段少,你人脈廣、本事滔天、佈局精妙,我確實很佩服,但是事情還未定局,勝負還未分,你知道如何把一件事擴大化,讓事情發酵出圈嗎?”

“那就得讓劇情跌宕起伏、意想不到、存在刺激的反轉,就像你平時喝水一樣,你身處大都市,喝水是很容易的一件事,但如果你身處沙漠,一滴清泉都會讓你一生難忘。”

段天宇看他還比較淡定,總覺得他還有後手,隱約中的不安在心裡誕生,順著他的目光看去,居然是看向葉凡。

而葉凡更是淡定如水,彷彿一切都在掌控中。

更加不妙的感覺湧上來。

“你……你還有什麼手段,儘管使出來,今天不弄死你們倆,我跟你姓!”

池小天一改剛纔的慌張,說道:

“段少,你跟我姓,你爸會打死你媽的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你爸會懷疑你是我爸的私生子,你媽出軌了我爸……我去,葉凡,你這腦迴路很容易捱揍啊……”池小天看著手機上葉凡發過來的文字,有點無語。

這罵得有點狠啊。

現場眾人一片倒,馮陽冰就算是想幫忙,也無力迴天。

做生意講究的就是誠信,而池小天失信了,這是犯了大忌。

不過她有點奇怪的是池小天剛開始還有些慌,現在卻變得越來越淡定,總覺得他還有自己的底牌還冇出。

伸出雙手擺了擺,讓大家安靜下來,她看向池小天,說道:

“池總,你不如說兩句?”

所有人都安靜下來,盯著池小天,看他怎麼解釋。

池小天來到話筒麵前,目光掃視眾人,緩緩開口,說道:

“我們非常歡迎大家對我們打假,出現任何問題我們都會承擔所有責任,如果我們真的出現了欺詐行為,我們也冇有臉在港島混下去,退出港島,甚至退出全球商界,我們也可以做到,但我們冇有欺詐,卻被人誣陷,這就讓人難以接受了。”

目光看向段天宇,淡定的說道:

“我和段少之間有些誤會,相信在場不少人都知道,我不知道段少出於什麼心理自導自演這齣戲,想把我們趕出港島,但我隻想說段少,你的演技太拙劣了,就你這樣的,去娛樂圈發展,估計一輩子也就是跑龍套的命,甚至會活活餓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