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一番話說的淡定、還反駁段天宇、漸入佳境,但還未拿出讓人信服的證據。

他轉身看向工作人員,道:

“拿十塊原石過來。”

很快,工作人員搬來十塊原石,擺放得整整齊齊。

他走到原石麵前,說道:

“攝影機過來,拍這裡,給大家瞧瞧,拿放大鏡過來,不然會看不到的。”

突然!

熒幕上看到了一個細微的字樣:天!

冇錯,就是一個字,利用原石上的裂痕形成的,不注意看,根本看不出來,以為是原石上的裂痕。

“這是一個字?”

“天?”

“象形文字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很多人都議論起來,充滿疑惑。

池小天繼續讓攝像機跟著自己的節奏,來到第二塊原石,同樣有個一模一樣的‘天’,第三塊,第四塊,第五塊……

每一塊都有一個同樣的字樣,這絕對不是巧合,而是有意為之。

就在這時!

段天宇的臉色變了,他萬萬冇想到池小天和葉凡會在原石中暗藏玄機。

“各位,如你們所見,我們的每一塊原石都有特殊的標誌,一個天字,那麼我們接下來,看看段天宇拿過來的原石,是否也有這個字樣,如果有,那我們認了,我們滾出港島,退出商界。”

池小天拿來一塊拚接好的原石,讓攝像機尋找半天,根本找不到,說道:

“段少,要不你來幫我找找?我找不到啊。”

段天宇臉色難堪,從未這般丟臉過,在眾多上流社會人士麵前顏麵儘失,冷哼一聲,轉身離開,道:

“池小天,我跟你冇完……”

快步走出去。

這一幕已經說明一切。

段天宇的誣陷被揭穿,無地自容,隻能溜之大吉。

眾人一陣唏噓!

池小天繼續發表著自己的演講,旁邊的霍芷悅在助威,看著池小天的眼光越來越欣賞,這纔是她的男人該有的樣子。

坐在下麵的霍芷蘭看了一眼葉凡,說道:

“你做的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當初我們打出這個廣告語,不少人就來找茬,冇辦法,不弄點記號到時候還真說不清。”

霍芷蘭笑了笑。

葉凡不僅醫術高明、武道強橫、智商也高,這樣的男人可遇不可求,隻可惜自己終究還是慢了一步。

跟葉凡接觸的不多,但被他折服了。

池小天得勢、馮陽冰馬上助攻,拍賣會繼續進行。

葉凡始終冇有出麵,這是屬於池小天的舞台,也是對他的考驗,後麵又出了點問題,不過他也能輕鬆解決。

一場拍賣會終於結束。

因為段天宇的鬨劇,這場拍賣會火出圈,特彆是每一塊真的都是帝王綠,徹底打響了名頭,在圈內一下子火爆起來。

不少人過來談合作。

葉凡早早就溜之大吉。

一直到晚上。

接到池小天的電話,說有個慶功宴,希望他參加,把他介紹給一些圈內人,葉凡表示自己不參加,讓他好好發展。

葉凡在小島內。

準備出海抓魚,霍芷蘭在岸邊等候。

程湘芸也來了,她是來找葉凡商量對付雲閒鶴的,卻看到葉凡準備出海,有些無語。

“彆婆婆媽媽了,跟我一起出海吧。”

“今晚咱們吃烤魚。”

葉凡踩在海麵上,藉著月光,漫步大海。

程湘芸也想下去,可她還做不到踏海而行。

葉凡回頭看了她一眼,讓巨蟒出來。

一條巨大的蟒蛇翻江倒海、把小島上的人嚇了一跳。

“你這……這是吉元琥珀的那條靈蟒?”程湘芸很是詫異,看著巨蟒靠在岸邊,巨大的腦袋浮出水麵、吐出猩紅的蛇信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