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露出笑容,說道:

“牠現在是我的,趕緊過來,咱們抓魚去。”

“魯文曜,你開船跟在後麵。”

程湘芸踩在巨蟒的後背上,神經緊繃,擔心巨蟒對自己出手,不過還好,巨蟒還算安穩。

前往海域。

葉凡手持利劍、劍光照耀浩瀚月光、一劍怒斬、劈開大海、大量的海魚衝上天空,急忙抓住,巨蟒也快速伸出巨大的腦袋過去咬住。

程湘芸也使出利劍,以劍斬魚。

最後放進魯文曜的船裡。

茫茫海域中,隻有三人一蟒,劍光時不時的綻放在月光中。

一直到深夜!

滿載而歸,燒烤。

不僅有海魚,還有很多章魚、八爪魚、龍蝦等等,各種海鮮,都是剛剛出爐的。

接下來的時間裡。

葉凡天天出海,程湘芸也經常過來。

冷清的臉頰在這段時間有了不少笑容,盛世容顏傾國傾城、有時候葉凡都有點看呆了。

天天吃海鮮。

這一天!

兩人吃了烤魚之後,走在島嶼海邊的沙灘上,踩著銀色的沙灘、沐浴皎潔的月光,很是浪漫。

霍芷蘭看了一眼,很是羨慕,但她知道兩人在談事,不好打擾。

“葉凡,你怎麼一點都不緊張啊,距離元宵節越來越近了,你是真不怕死嗎?”程湘芸忍不住說道。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這段時間是我見過你笑容最多的一段時間,你笑起來很美,站在巨蟒身上,暢遊大海,像極了古代白衣飄飄的女俠。”

程湘芸有些臉頰緋紅,急忙拉回話題,道:“我跟你說正經的呢,你不要老是跟我開玩笑好不好?”

葉凡突然變得一臉嚴肅。

“額……你不用那麼嚴肅,我不習慣,你還是正常就好。”

“女人呐,嚴肅不行、不嚴肅也不行。”葉凡露出痞壞的笑容,說道:

“難道你冇發現你跟巨蟒的合作已經達到一定的默契程度了嗎?”

程湘芸頓時想到了什麼,說道:“所以你一直在訓練我和巨蟒的配合?”

“不然呢?”

“我還以為你就是個吃貨,天天想著吃海鮮。”

“你的認為也冇錯,我確實想吃海鮮,這是一舉兩得的事。”

中海省,機場。

林溫柔拉著秦傾城,說道:

“傾城,你這次不去就真的再也見不到我師弟了,你不知道雲閒鶴有多厲害,他還有個超級厲害的師父叫一念大師,那可是港島術法者排名第一的人物,難道你要遺憾終生嗎?”

秦傾城最近這段時間跟在林溫柔身邊混,學習到了很多經驗、武道修為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。

林溫柔算是她的半個師父,不過林溫柔明確說了,把她當師弟的老婆看,以後她和葉凡生的孩子要交給她教育。

她更是學習到了林溫柔的霸道拳法,兩人經常行走於各個宗門的寶藏庫內,多少宗門積累幾十年的修煉資源都被兩人一掃而空。

兩人在武道世界也算是聲名狼藉、人人聞風喪膽,特彆是林溫柔,手段粗暴、實力強大,誰見了都得退讓三分。

葉凡一個求助電話,林溫柔馬上騙她去和葉凡見麵。

感情嘛,需要經常見麵,相處才能不斷昇華,這些都是她網上看到的。

距離產生的不是美,是疏遠,是小三,必須經常見麵才行。

可秦傾城很糾結,說道:

“我秦家之前做了那麼多對不起葉凡的事,我感覺我……我冇臉見他。”

林溫柔拉著她去登機,同時不停的勸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