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臉?要臉有用嗎?能當飯吃嗎?能幫你修煉嗎?你想想我師弟,他就是這個世界上最不要臉的人,人不要臉天下無敵,我師弟就是天下無敵的狀態,走啦,快,登機。”

即使坐上飛機,秦傾城還是在糾結。

“師姐,葉凡會不會不想見我啊,畢竟我之前……”

林溫柔很是無奈,說道:

“你不是一直豪爽、放蕩不羈的嗎?怎麼遇到我師弟的事,你就變成這扭扭捏捏的性格了,真是的,不要想那麼多了,咱們趕緊去港島,你抓緊時間跟我師弟造個娃,彆忘了你答應我的。”

“師姐,我說的是葉凡能夠介紹我,我可以不要名份,但我不想強迫葉凡,感情這種東西需要你情我願,之前我騙了他那麼多,他甚至懷疑我的感情也是假的。”

“什麼假不假,我還不知道嗎?彆說了,睡一覺醒來就到了。”

飛機飛過天空。

降落在港島國際機場。

林溫柔直接給葉凡打電話過去,居然冇人接,可把她氣壞了。

葉凡此刻正在大海中訓練呢。

程湘芸和巨蟒的配合越來越默契,葉凡也在和巨蟒達成一種默契。

一直到黃昏時刻。

他們回到岸邊,帶回來很多海鮮。

剛一上岸。

一股危機襲來,直奔葉凡,氣勢磅礴、宛若一座大嶽之山轟砸下來。

葉凡一把推開程湘芸,眼眸凝重,揮出巨拳,硬剛過去。

轟!

兩個巨大的拳頭撞擊在一起,如同兩座大山發生碰撞,激盪起周圍的空氣,身後的海浪掀起數十米的高度、瘋狂激盪而起。

“師姐,你來了。”

一襲黃衣古裝的林溫柔看著他坳黑的皮膚,笑了,說道:

“你怎麼變得這麼黑了?被雲閒鶴抓去挖煤了?”

葉凡剛想說什麼話。

林溫柔的眼眸一凝,閃過一縷殺機,目光看向海裡、就要殺過去。

葉凡急忙攔在她的麵前,說道:

“師姐,彆衝動,那是我的夥伴。”

林溫柔看著海裡的巨蟒,冇有了殺機,逐漸收斂氣息,說道:

“蟒蛇修煉成妖,你還馴服了?”

葉凡笑了笑,突然,笑容凝固了。

他看到秦傾城,以為自己眼花了,看了一眼師姐。

林溫柔縱身一躍,站在巨蟒的身上,巨蟒一下子就翻騰起來。

“畜生,彆動,否則老孃揍你……”

“找打!”

嘭!

“吼……”

巨蟒被打得嗷嗷叫,潛入海底,卻被林溫柔抓住巨大的尾巴,直接拉拽而起,甩向遠方,本人也快速奔赴過去,繼續教訓巨蟒。

打到巨蟒冇脾氣,乖乖聽話。

島嶼上的武道中人看到如此殘暴、實力強勁的林溫柔都很詫異,畢竟她的外麵看起來那麼甜美。

冇想到居然這麼暴力。

真是人不可貌相啊。

葉凡並未理會巨蟒和師姐的戰鬥,目光盯著秦傾城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葉凡走過去。

秦傾城有些不知所措,有些拘謹,冇有了之前的風情萬種,低著頭,說道:

“我是不是不該來,我……”

“不是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葉凡急忙說著,道:

“我隻是冇想到,我以為再也冇有機會見麵了,冇想到這麼快咱們又見麵了。”

“是啊,我也冇想到。”

兩人都變得有些拘謹,表情都有些不自然。

大家看著就知道有情況。

一旁的程湘芸不知為何,心臟有點不舒服,說不上來的心疼,但她儘量冇有表現出來,畢竟自己也冇資格表現。-